那就是办报,新闻工作者林白水生平简介
分类:人物故事

林白水一生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办报。

林白水(1874—1926),汉族,福建闽侯青圃村人。中国著名报人,新闻工作者。

提倡白话第一人

他活了52年,半生飘零,一世沧桑,教过书、办过学、从过政,但最主要的还是办报,可以说他把自己的一生光阴与精力都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他深深热爱着的报业。

光绪年间

民国十五年8月6日凌晨两点,北京城南天桥刑场,一位五花大绑的老者在行刑宪兵的枪声中颓然倒地。天一大亮,位于天桥桥头的派出所张贴出了北京宪兵司令部发的告示:奉直鲁联军总司令张谕:《社会日报》经理林白水通敌有证,着即枪毙,等因奉此,应即执行,此布。

林白水的同乡林启热衷于“教育救国”,先后在杭州兴办了求是书院(今浙江大学的前身)、养正书塾和蚕学馆(浙江理工大学的前身),林启知道林白水学问渊博,就诚意邀请他到这三所学堂任教。林白水欣然应允,立即北上杭州开始了执教生涯。

幼承家学,又拜名士高啸桐为师。

林白水,福建闵侯人,报界先驱,曾使用过的笔名很多,最为人所知的便是“白水”-从“少泉”中的“泉”拆分得来的,40岁办报的时候用此笔名,自言将“泉”字身首分割、各为一字,“愿以身殉所办之报”,不想一语成谶。

林白水曾担任过求是书院的总教习,主持书院教务,桃李满天下,他的学生里有后来的的“军神”蒋百里,名士钱钧夫(钱学森的父亲)和大文学家许寿裳。

1898年,应林启之邀,赴杭参与创办求是书院、养正书塾、东城讲舍、蚕学馆4所新式学堂,任求是书院总教习。

林白水一生经历复杂,教过书、办过学、革过命、攀过龙、从过政,但主要成就还是办报:二十余年先后创办或参与编辑的报刊就有10多种,从晚清到民国被他冷嘲热讽的达官贵人不计其数,其报社被查封五次,自己进了三次监狱,丝毫不惧。

林白水的报人生涯开始于1901年,那一年,是国家历史上的耻辱年。八国联军占领了大清朝的京城,慈禧太后带着光绪皇帝逃到西安避难。异族外敌在中国的土地上烧杀抢夺,无恶不作,逼着清廷签订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心优国家民族的生死存亡,痛恨清政府的腐败无能,热血的爱国青年纷纷加入了救亡图存的革命队伍,开始寻找救国救民之道。林白水也在思索,为国家的前途与命运而殚精竭虑。

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六月,任《杭州白话报》主笔,宣传禁烟,倡导破除迷信。

民国年间,新闻界对林白水评价很高:

这年夏天,杭州名士项藻馨集资创办了《杭州白话报》,他听说林白水才华横溢,写得一手好文章,遂亲自上门邀请他担任报刊的首任主编。

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一月,返福州,与表兄弟黄翼云、黄展云等创办全省第一所新学——福州蒙学堂,在校秘密组织“励志社”。后到上海与蔡元培、章炳麟等创立“中国教育会”、“爱国女学社”和“爱国学社”,出版《学生世界》杂志。翌年,赴日本留学,参加中国留学生的爱国拒俄排满活动,加入“军国民教育会”。同年夏返沪,与蔡元培等创办《俄事警闻》。十二月,以“白话道人”为笔名自办《中国白话报》,公开鼓吹以暴力推翻帝制。

“无私无党,直言不讳者,白水一人而已。观其时评,无论任何军阀、任何政客、任何士民,有好坏处,莫不良心驱使,力加戒勉,且聪明绝顶,料事如神。”

图片 1

图片 2

“词严义正,道人所不敢道,言人所不敢言”,“污吏寒心,贪官切齿”。

在此之前。林白水从未接触过报业,报纸在西方已经很发达了,但在国内尚且处于起步阶段。他带着好奇与疑惑接受了项藻馨的邀请,加盟《杭州白话报》,从此结束了长达八年的执教生涯,开启了延续一生的报人生涯。

光绪三十年(1904年),出任《警钟日报》主编。

年轻的时候,林白水便以才情在福建声名鹊起,只是性格孤傲,不考功名。1901年6月,杭州维新派人士项藻馨创办《杭州白话报》,邀请其主持笔政。适时八股横行,离新文化运动尚距十好几年。

林白水向来推崇白话文,《杭州白话报》顾名思义又是提倡和宣扬白话文的,因此他特意用通俗易懂的白话文写了一篇发刊词,名为《论看报的好处》,其中是这么说的:

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7月入东京早稻田大学主修法政,兼修新闻,有人说他是“中国留学外国学新闻学的第一人”。他先后与宋教仁、孙中山结识,开始宣扬孙中山及其领导的革命。孙中山曾书“博爱”二字相赠。后入光复会。辛亥(1911年)武昌起义胜利,万里回国,任福建都督府政务院法制局局长和共和党福建支部长。民国2年(1913年),当选国会众议院议员,被聘为总统府秘书兼直隶省督军署秘书长。次年,袁世凯解散国会,万里回到福建。

林白水初次涉足报业,就以半文半白的口气讽刺时政,提倡革新,其文字灵动活泼,深得民众喜爱。以“鼓吹新政为主”的《杭州白话报》虽为一地方报纸,但在启迪民智、改善社会风气方面影响颇大。多年后,他回忆起这段经历,言辞中颇为得意:“说到《杭州白话报》,算是白话的老祖宗。后来我从杭州到上海,又做了《中国白话报》的总编辑,中国数十年来,用白话语体做革命的宣传,恐怕我是第一人了。”

“这个报纸是属于普通一般老百姓的,因为我是一个平民,所以我说的话,是一般老百姓的语言,而不是一般士大夫阶级的咬文嚼字或八股式的文章。我不谈风花雪月,也不像别的报纸一样,捧戏子或歌颂妓女的美艳风骚。我只是把国内国外发生的大事小事,报告给一般老百姓,同时把我自己对这些事的意见,表达出来……”

民国时期

报纸做平台,林白水的名气很快传出福建,连翰林院编修蔡元培也听闻了此人。蔡元培邀请林白水到上海组织“中国教育会”,并推荐其留学日本。在东京,林白水结识了秋瑾、黄兴等革命党人,成为莫逆。

图片 3

民国4年(1915年),再度入京,附和袁世凯称帝,被袁委为参政院参政。

那时中俄关系紧张,俄国军队长期盘踞中国东北,提出让蒙古独立,并要将东三省纳入其“保护区”。消息传到日本,立即激起中国留日学生公愤。黄兴、钮永建、林白水、陈天华等人发起大会,联合500余名留日学生成立“拒俄义勇队”,决意集资购买枪支弹药,回国跟俄人开战。清廷驻日公使慌了,一边电告国内,一边联合日本政府出面阻挠。后来学生军被解散,一些骨干分子毅然回国。

他说的很明白,为百姓办报,替百姓说话。当时的大小报纸都是为政府呐喊助威,而《杭州白话报》却专为普通老百姓说话,这是新闻界的一大壮举。

民国6年(1917年),帝制取消,林重操旧业,与友人合办《公言报》,任主笔,敢于讲真话、揭露真相,在社会上影响很大。

回到国内的林白水与蔡元培、刘师培等人在上海创办了《俄事警闻》,意在“研究对付东三省问题之法”。就在《俄事警闻》创刊第3日,林白水自己又创办了《中国白话报》,以“白话道人”的笔名倡导民主自由思想。在首期的文章中,林白水这样论述官民关系:

《杭州白话报》每日的时评都出自林白水之笔,主要鼓吹三件事:一是反清革命,二是提倡学校普及教育,三是号召在全国各地普遍创立报社,使全国人民对国家和世界大事,都能了解并发生兴趣。思想开放,倡导维新,受到了读者的广泛欢迎,很快就风行杭州城内外。

民国8年(1919年)初,在上海创办《平和日刊》。

“这些官吏,他们本来是替我们办事的……天下是我们百姓的天下,那些事体,全是我们百姓的事体。……倘使把我们这血汗换来的钱粮拿瞎用,又没有开个清账给我们看看,做百姓的还是拼命的供给他们快活,那就万万不行。”

林白水是提倡白话文的先驱者之一,他认为,白话文“妇女孩子一看也明白,不识字的一听就知道”,用它办报“第一可去国民的自大心,第二可长国民的自信心,第三可以壮国民的自立心”。他是我国新闻史上最早用白话文写评论的政论家之一,早在五四运动倡导白话文之前他就已两办白话报,在中国新闻史上是绝无仅有的第一人。

民国10年(1921年)春,在北京创办《新社会报》,自任社长,以白水为笔名,发表政论文章,揭露军阀政客的黑幕丑闻。翌年遭查封,入狱3个月。出狱后,《新社会报》改为《社会日报》出刊。

1904年2月,林白水在第七期“论说”栏发表《国民的意见》指出:“凡国民有出租税的,都应该得享各项权利,这权利叫自由权,如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还是在一百多年前,他就提出了“纳税人的权利”!

1902年,在蔡元培的邀请下,林白水去了上海,与蔡元培等人一起组织“中国教育会”,创办爱国女学和爱国学社,开始了激情澎湃的革命生涯,但他并没有就此结束自己的报人生涯,无论何时,他都不会忘记办报这件大事。他为爱国学社创办了社刊《学生民界》,积极鼓动革命,也曾为《苏报》写过时评,始终不渝地坚持着自己的报人身份。

1923年10月,因刊登揭露曹锟贿选总统丑闻的文章,报馆又遭封闭,林白水再次入狱。出狱后,是年4月,冯玉祥的国民军被迫撤出北京时,《社会日报》著文称赞国民军。

不仅如此,林白水还如同一位冷血杀手,在报纸上连载《论刺客之教育》,公然宣扬“以暗杀推动社会进步”,“以正风气”。

那时的报刊尚未分家,名为“报”,实为期刊,先是半月刊,后是旬刊,发行量从创刊时的数百份到后来增至上千份,几乎所有栏目都是林白水一人所写,着实令人佩服。

1926年奉鲁军进入北京后,以"讨赤"为名镇压爱国运动,4月21日在《社会日报》登载《合肥政治闭幕》时评。他曾在报上自白“我这些说话,是着眼在国家利益,社会安危,与军阀个人,哪些党派,可是毫无关系”。

清末革命党热衷暗杀,林白水细致归纳,将“新时代的刺客”之练成分为五个阶段:一有崇高理念,为国为民;二要破除迷信,别信善恶有报,恶人就应早点让他滚下地狱;三要学历史,明白历史推进一步,必有先行者牺牲;四练习武艺,健全体魄;五要增进知识,能毒就毒,能炸就炸,提高成功几率。

图片 4

1926年8月5日登载《官僚之运气》一文,揭露潘复与张宗昌相互勾结、狼狈为奸的丑闻。当晚遭军阀张宗昌逮捕,翌晨被杀害于天桥。北伐成功后,由林森等资助扶柩回乡安葬。有《林白水先生遗集》传世。

如此详实而系统的分析,无疑是中国刺客理论研究第一人。该文一面世,就受到江湖人士极大重视。两年后,光复会义士吴樾为炸清廷出洋考察宪政五大臣而牺牲,在给妻子的信中写道:“自阅《中国白话报》,始知革命宗旨之可贵;自读《论刺客》篇,始知革命当从暗杀入手。”可见影响之大。

林白水在报纸上大力倡导西方的“天赋人权、人类平等、百姓合群”等新思想,如他在1904年2月16日第七期“论说”栏发表的《国民的意见》一文中指出:

追认为烈士

骂垮部长

“凡国民有出租税的,都应该得享各项权利,这权利叫自由权,如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

1986年,民政部追认为烈士;其女(旅美华人、美国国防大学教授)林慰君捐资在故乡建立纪念堂、纪念碑。

1907年,林白水再次从日本留学回来,到上海卖文为生,以时评见长,当时“海上诸报,无不以刊白水之文为荣”。

早在20世纪初,他就提出了“纳税人的权利”思想,实在是走在时代前列的先驱者。

林白水墓

林白水文章写得好,稿费也要得高,无论长短,均收大洋五元,抵黄包车夫一周收入。他也相当会花钱,租豪宅,请仆人,出门则坐洋车。幽默的是,他非要等手上的钱花完了,才会写下一篇。某次一朋友来看他,林白水要请对方吃饭,身上连个铜板都没有,言“稍等片刻”,马上到书房伏案疾书,盏茶工夫完成一篇千字文,吩咐仆人“赶快送到某报馆去,要现钱”。待二人到酒店,菜还没上桌,仆人就带着五块大洋赶回来了。

1904年,清廷搜刮民脂民膏筹办“万寿庆典”,为慈禧太后庆祝70寿辰,引起了百姓的强烈不满,林白水愤而写下一副对联借以嘲讽:“今日幸西苑,明日幸颐和,何日再幸圆明园?四百兆骨髓全枯,只剩一人何有幸?五十失琉球,六十失台海,七十又失东三省!五万里版图弥蹙,每逢万寿必无疆!”

位于闽侯县青圃村的林白水烈士墓,瞻仰了林白水纪念碑,并参观了林白水纪念馆陈列馆,以纪念这位中国报界先驱、革命烈士。

林白水无积蓄,不过有人上门求助,他却是相当慷慨。革命党人赵声、刘光汉想在南京起义,买武器缺钱,找到林白水。林当时囊中空空,正好手头有一本十余万字的手稿《中国民约精义》,尚未写完,回房整理了片刻,便带着书稿直奔商务印书馆。见到掌柜,也不多说,将书稿一递,另外附上一份血书——是他刺破手指而写,以信誉担保交付全稿,预支1000大洋,对方当即支付。回家后,林白水将钱全数送给两个革命党人。

图片 5

林白水1874年出生于闽侯县青圃村,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出国攻读新闻学的人。林白水早年参加过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积极参加反清活动,一生爱国爱民、坚持革命。从1901年开始办报到1926年被杀害期间,他先后在近10家报纸从事主编、编辑和撰稿工作,是当时新闻界与邵飘萍齐名的人物,被誉为报界先驱。1985年,国家民政部追认林白水为革命烈士。

此联既出,字字辛辣,令人拍案,各报无不争相转载,传诵一时。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国白话报》出至第24期即停刊,但在中国报刊史上却有着重要的意义,它作为革命党人在上海地区创办的第一家白话报,“给当时的上海报界带来了一阵清新的民间气息”。林白水“用明白晓畅、浅显易懂的白话文宣传科学和民主,鼓吹暴力和暗杀,使革命思想在新军、会党、青年学生和手工业工人中有了一定程度的传播”,促进了革命派跨出上层社会和知识分子的圈子,扩展到社会底层。开一代报界之风气,面向大众民生,其影响之深远,意义之重大,可见一斑。

林白水在办报的路上越走越远,办报是他的事业,是他的理想,更是他的生命。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手机版乐白家网址发布于人物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那就是办报,新闻工作者林白水生平简介

上一篇:袁世凯都要让他三分,他是怎么参加捻军的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