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考古出土动物骨骼数据库,中国考古遗址出
分类:考古发现

  “中国考古遗址出土鸟类遗存资料库”收集了到2014年为止(除滕家岗遗址为2015年发表)中国已发表的102处新石器时代及历史时期考古遗址动物遗存鉴定报告的鸟类种属鉴定信息,内容包括遗址名称、文化类型及分期、遗存年代、可鉴定的鸟类遗存种属及数量(包括可鉴定标本数和最小个体数)以及资料来源。该资料库是对《滕家岗遗址鸟类遗存研究——兼述中国鸟类遗存动物考古学研究的回顾与展望》(《华夏考古》2015年第1期)一文中中国考古遗址鸟类遗存的鉴定和研究综述部分的资料补充。囿于篇幅和版面,这篇文章中未公布中国考古遗址出土鸟类遗存的具体资料和数量统计,因而本资料库的公布填补了这一缺憾。

  本数据库由李凡负责收集和整理,袁靖、李志鹏和吕鹏予以指导。

  本数据库的整理得到了袁靖先生、许宏先生的支持和指导,由李志鹏负责具体工作,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考古系动物考古学方向的博士研究生刘一婷、硕士研究生李梓杰以及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动物考古实验室的杨梦菲女士参加了数据库资料的梳理和校对工作,动物骨骼的考古背景信息的提供和校对得到了赵海涛先生与二里头考古队其他同仁的帮助。

 

 

二里头遗址1999-2004年考古出土动物骨骼数据库

  有以下几点需要强调。第一,本资料库仅收录了已鉴定到种属的鸟类遗存信息,对于一些在鉴定报告中仅鉴定到鸟纲的信息则未予收录。第二,资料库中所涉某些鸟类的种属鉴定(例如家鸡的认定)或需今后进一步研究并重新认识,但目前仅按照原始鉴定报告所公布的种属鉴定信息予以收录。第三,有些鉴定报告并未附有详细的可鉴定标本数及最小个体数统计,而我们在数据收集时,根据鉴定报告所提供的信息对标本数和个体数进行了各种推算,以求尽可能全面地呈现信息。鉴于以上说明,本资料库仅供参考,在使用时仍需进一步核对、甄别和思考。在考古资料的收集方面,或难免遗漏,望学界同仁不吝补充和指正。我们也将在未来逐渐予以补充和跟进。

  有以下几点需要强调。第一,本资料库仅收录了已鉴定到种属的鸟类遗存信息,对于一些在鉴定报告中仅鉴定到鸟纲的信息则未予收录。第二,资料库中所涉某些鸟类的种属鉴定(例如家鸡的认定)或需今后进一步研究并重新认识,但目前仅按照原始鉴定报告所公布的种属鉴定信息予以收录。第三,有些鉴定报告并未附有详细的可鉴定标本数及最小个体数统计,而我们在数据收集时,根据鉴定报告所提供的信息对标本数和个体数进行了各种推算,以求尽可能全面地呈现信息。鉴于以上说明,本资料库仅供参考,在使用时仍需进一步核对、甄别和思考。在考古资料的收集方面,或难免遗漏,望学界同仁不吝补充和指正。我们也将在未来逐渐予以补充和跟进。

  多年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二里头考古队坚持多学科合作研究的思路,注意收集考古发掘中的动物遗存,为动物考古学工作者的鉴定与研究提供了资料基础。杨杰鉴定、分析了二里头遗址2001-2003年出土的全部动物遗存和2004年出土的部分动物遗存,李志鹏鉴定、分析了二里头遗址2004年分析的部分动物和2005-2006年出土的全部动物遗存,以及二里头遗址出土的骨、角器、蚌器、卜骨等,并对杨杰鉴定的动物骨骼信息、分析内容进行了核对和再研究。由于报告出版时间紧迫等原因,《二里头(1999~2006)》中多学科合作研究部分只是对杨杰鉴定的动物遗存信息的介绍和分析,由李志鹏在杨杰鉴定、分析的基础上进行了审校和拓展研究,这次公布的数据库就是报告中介绍、分析的这一部分动物遗存的基本信息。李志鹏鉴定、分析的动物遗存的数据和分析将在未来进行公布,我们也将在中国考古网上更新、补充二里头遗址出土动物遗存的数据库。

 

 

  该数据库是对文物出版社2014年出版的二里头遗址考古报告《二里头(1999手机版乐白家网址,~2006)》中多学科合作研究部分动物考古学研究的资料补充,在该报告中我们对该遗址2000-2004年出土的动物遗存进行了分析与初步研究,但囿于篇幅和出版时间,没有公布每一件动物骨骼和其他动物遗存的具体资料和数据,本数据的公布填补了这一缺憾。需要说明的是,在整理、校对过程中我们对一些单位信息可能出现问题的数据进行了剔除,汉代的动物骨骼因为出自墓葬的填土,未必就是遗址汉代时期先民利用的动物遗存,在我们审慎考虑之后也进行了剔除,因此本数据库与《二里头(1999~2006)》一书中的动物资料介绍略有出入。

  本数据库由李凡负责收集和整理,袁靖、李志鹏和吕鹏予以指导。

 

 

  中国动物考古学研究萌芽于20世纪30年代,迄今已有近80年。中国的考古遗址中多有鸟类遗存出土,而相关研究却颇为不足,甚至并未引起足够重视。我们希望这一资料库的公布,能够使学界对考古遗址中出土鸟类遗存的收集和研究引起重视,并方便学界同仁对中国遗址出土的鸟类遗存资料进一步开展研究。

  中国动物考古学研究萌芽于20世纪30年代,迄今已有近80年。中国的考古遗址中多有鸟类遗存出土,而相关研究却颇为不足,甚至并未引起足够重视。我们希望这一资料库的公布,能够使学界对考古遗址中出土鸟类遗存的收集和研究引起重视,并方便学界同仁对中国遗址出土的鸟类遗存资料进一步开展研究。

点击下载全部内容

 

  “中国考古遗址出土鸟类遗存资料库”日前在中国考古网站“动物考古资料库”栏目发布。该资料库收集了到2014年为止(除滕家岗遗址为2015年发表)中国已发表的102处新石器时代及历史时期考古遗址动物遗存鉴定报告的鸟类种属鉴定信息,内容包括遗址名称、文化类型及分期、遗存年代、可鉴定的鸟类遗存种属及数量(包括可鉴定标本数和最小个体数)以及资料来源。该资料库是对《滕家岗遗址鸟类遗存研究——兼述中国鸟类遗存动物考古学研究的回顾与展望》(《华夏考古》2015年第1期)一文中中国考古遗址鸟类遗存的鉴定和研究综述部分的资料补充。囿于篇幅和版面,这篇文章中未公布中国考古遗址出土鸟类遗存的具体资料和数量统计,因而本资料库的公布填补了这一缺憾。

 

中国考古遗址出土鸟类遗存资料库

手机版乐白家网址 1
数据库截图

 

 

 

  二里头遗址2000-2004年考古出土动物骨骼数据库公布了二里头遗址2000年至2004年考古发掘所获的动物遗存的基本信息,包括动物遗存的出土单位、发掘年份、文化年代(包括分期)、动物种属、骨骼名称及其保存部位、数量等基本信息,动物遗存的年代包括仰韶文化文化晚期、二里头文化、二里岗文化,以二里头文化时期的材料为主体。该数据的公布有助于学界同仁利用该数据库对二里头遗址出土的动物遗存资料进行再利用、再研究,丰富了中国青铜时代早期大型都邑遗址的动物资源开发利用的资料数据,也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科技考古中心动物考古实验室一直以来尝试建立中国动物考古学数据库共享平台的工作延续。

本文由手机版乐白家网址发布于考古发现,转载请注明出处:2004年考古出土动物骨骼数据库,中国考古遗址出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