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法特遗孀,不排除其他中毒
分类:古代历史

8年前,当丈夫在异国的病榻上与世长辞时,苏哈·阿拉法特拒绝对遗体进行尸检,并从此避开公众视野远走他乡。

阿拉法特遗孀,不排除其他中毒。摘要: 巴勒斯坦消息人士24日说,巴前领导人阿拉法特的尸检报告排除了其死于放射性物质钋中毒的可能性。据中东媒体24日报道,瑞士和俄罗斯研究人员已将尸检报告递交给巴勒斯坦。俄联邦生物医药机构负责人对媒体发表声明称, ...资料图:巴勒斯坦前领导人阿拉法特巴勒斯坦消息人士24日说,巴前领导人阿拉法特的尸检报告排除了其死于放射性物质钋中毒的可能性。据中东媒体24日报道,瑞士和俄罗斯研究人员已将尸检报告递交给巴勒斯坦。俄联邦生物医药机构负责人对媒体发表声明称,“我们排除了阿拉法特死于钋中毒的可能”。但报道称,尽管报告排除了阿拉法特死于钋中毒的可能性,但并未排除阿拉法特死于另一种有毒物质的可能性。阿拉法特死因调查委员会主席陶菲克·提拉维当天拒绝就此事发表评论,称巴勒斯坦政府将在不久后就尸检结果召开新闻发布会。2004年10月,阿拉法特由拉姆安拉前往法国贝尔西军医院接受治疗并于11月在法国逝世。去年7月,媒体披露阿拉法特生前衣物被发现含有高剂量放射性物质钋,由此引发阿拉法特可能是中毒身亡的猜测。巴方随后同意为阿拉法特开棺验尸以查明其真正死因。去年11月,瑞士、法国和俄罗斯专家从位于巴勒斯坦拉姆安拉的阿拉法特墓地提取其尸骨样本,由调查组专家带回各自国家化验。媒体分析:阿翁死于摩萨德投“铊”毒?如果阿拉法特最终被确认不是自然死亡,那么在很多巴勒斯坦人看来,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的作案嫌疑最大。这应该是巴以双方关系长期结怨背景之下的正常逻辑。阿拉法特生前顾问沙里夫认为,阿翁死于铊中毒,摩萨德是凶手。以色列曾将阿拉法特困在他个人位于约旦河西岸拉姆安拉的总部内。阿拉法特在那个“孤岛”度过了生命中最后的两年半时光。去年7月,以色列外长发言人帕尔默说:“阿拉法特死亡的情形并不是秘密,他在法国医院接受法国医生治疗,而且医生掌握所有医疗信息。”媒体将发言人的话解读为:阿拉法特死在法国,与以色列没有关系。阴谋论牵涉政敌和遗孀鉴于阿拉法特的特殊身份,他的死必定会催生各种阴谋论。有一种阴谋论是以色列背了“黑锅”,而幕后黑手是与阿拉法特不和的巴勒斯坦极端主义组织,例如哈马斯。阿拉法特死后,哈马斯武装人员还洗劫了阿拉法特位于加沙的故居,顺便“拿走”了阿拉法特当年获得的诺贝尔和平奖奖章。还有一种阴谋论牵涉到阿拉法特的遗孀苏哈,说她“谋财害命”。比阿拉法特小30岁的苏哈时不时会被描绘成贪恋夫君遗产的“坏女人”,被指责在国外过着奢侈生活。媒体提到了一个疑点,2004年,丈夫去世时,苏哈拒绝对其进行尸检。直到去年,苏哈则突然热衷于验尸。

问:阿拉法特是被以色列毒死的吗?

摘要: 去世近8年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前主席阿拉法特再次震惊国际社会。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的报道披露,阿拉法特可能死于放射性物质钋中毒。这个消息震惊了阿拉伯世界,巴勒斯坦人的情绪被“点燃”。一时之间“谁杀死了 ...去世近8年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前主席阿拉法特再次震惊国际社会。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的报道披露,阿拉法特可能死于放射性物质钋中毒。这个消息震惊了阿拉伯世界,巴勒斯坦人的情绪被“点燃”。一时之间“谁杀死了阿拉法特?”这个疑问正在中东越放越大。为了确定阿拉法特究竟是否被毒杀,他的遗孀及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表示进行开棺验尸。来自法国、瑞士和俄罗斯的专家,以及来自巴勒斯坦司法界的人士参与这一过程。法、瑞、俄三国专家将分别带样本至各自国家进行检验。如果确定阿拉法特被谋杀,一场暴风雨就将到来。有俄罗斯媒体警告,如果确定是以色列所为,可能在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之间引发新的冲突,造成这一地区严重动荡。据巴勒斯坦消息人士27日透露,巴勒斯坦前领导人阿拉法特灵柩已经打开,专家正取出阿拉法特遗骨,并提取样品以备调查死因。开棺验尸四大谜团一、阿拉法特遗孀为何8年后才要求开棺验尸? 2004年11月11日,阿翁在巴黎的贝尔西军医院去世,其实只要对其遗体进行例行解剖就可解开死因之谜,然而这一建议当时却遭到了阿翁遗孀苏哈断然拒绝。时隔8年之后,苏哈竟然主动要求开棺验尸。这个过程很耐人寻味。二、巴勒斯坦当局为何在11月为其开棺验尸? 最近一些中东媒体评论称,巴勒斯坦同意开棺验尸有其政治因素。三、为何8年后阿拉法特遗物上放射性元素含量依然很多? 由妻子苏哈提供检测的阿拉法特一条内裤的尿液痕迹中,科学家检测出了180毫贝克勒尔的钋-210,“强度比足以致人死亡的平均水平高出20倍还多。四、开棺验尸能否查出真凶? 很多媒体和观察人士都认为,即使能够调查出阿拉法特死于中毒,但阿法拉特已经去世8年,能保留下来的证据已经微乎其微,据此很难断定是何人或者何组织下毒。123 / 3 页下一页

在阿翁去世后的8年间,她获得了几位昔日中东强人的庇护,但关系显得错综复杂;即便过着低调的“半隐居”生活,苏哈的经历亦毫不缺少戏剧化的波折起伏。

图片 1

但8年后,她再度高调出现,一改以往态度,要求“开棺验尸”彻查丈夫死因,前后的反差不免令外界疑惑。

2012年,在在阿拉法特逝世8年之后,有3个国家的3支医疗队,分别对阿拉法特进行了开棺验尸,并提取了他衣服、他的陵墓中泥土的样本,进行了高达近70项的各种检测,以确定阿拉法特的死因。在此之前,关于阿拉法特的死因,有多种说法。

本·阿里和卡扎菲的“座上宾”

2004年10月25日,阿拉法特的私人医生宣称他患上了流感。几天之内,他的病情迅速恶化。经一个来自突尼斯、约旦和埃及的医疗专家组成的小组检查后,以色列政府同意阿拉法特乘坐法国政府派出的专机,前往巴黎治疗。

目送载着丈夫遗体的飞机从开罗飞往巴勒斯坦之后,拥有法国国籍的苏哈并未回到巴黎,也没有重返巴勒斯坦,而是带着女儿扎赫瓦搬到了突尼斯。

但是半个月后的11月11日,法国官方宣布,在巴黎近郊的军事基地医院里接受治疗的阿拉法特,因弥散性血管内凝血而逝世,终年75岁。随后,阿拉法特的遗体,由法国空军的飞机运回巴勒斯坦,安葬在拉姆安拉。

阿拉法特生前好友、时任突尼斯总统本·阿里对母女俩盛情款待,赠送了一套豪华别墅供她们安居。两年后,苏哈和女儿获得批准加入突尼斯国籍。

不久,阿拉伯半岛电视台爆出阿拉法特是被以色列人毒死的消息,立即引发全球性关注,阿拉伯世界更是群情激愤。当初由于阿拉法特遗孀的坚持,并没有对阿拉法特进行尸检。而他的病历和所有诊疗纪录,都被视为最高机密,掌握在巴解组织最高领导人手中。

2007年年初,苏哈还与本·阿里的妻子莱拉·特拉布勒西联合创立了一所“迦太基国际学校”(迦太基是突尼斯的古称)。似乎她和突尼斯总统一家人的关系正愈走愈近。甚至有传言称苏哈在2006年8月与本·阿里的小舅子,也就是莱拉的弟弟秘密结婚。不过这个消息从未得到证实,后来被苏哈斥为“无稽之谈”。

所以,阿拉法特究竟因何而故,一时众说纷纭。他的私人医生和助手坚持认为,他因食物中毒而死。一位设法得到了部分阿拉法特病历的以色列医生称,他的种种症状,完全与艾滋病病状相吻合,因此认为他死于艾滋病并发症。

但2007年8月7日,苏哈在突尼斯一帆风顺的生活被突然打断。这一天,本·阿里签署总统令,取消苏哈的突尼斯国籍。并冻结她在突尼斯的财产,但未解释其中的原因。本·阿里的突然翻脸让外界感到困惑。

巴勒斯坦官方起初否认阿拉法特死于毒物,但随后又改口称他的确是钋中毒而亡。但以色列同样发表官方声明,称无论阿拉法特是否死于中毒,死于何种毒物,都与以色列无关。在不停的骂战与烟雾中,出现了文中开头的3支验尸队。

另一种说法是,苏哈访问利比亚时,曾向同为阿拉法特好友的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寻求金钱资助。卡扎菲当然立刻慷慨解囊,不过随后他在和好友本·阿里通电话时,言语间忍不住责备对方为何没有照顾好阿拉法特的遗孀。这令本·阿里十分尴尬,转而变成愤怒。不久以后,苏哈的突尼斯国籍就被剥夺。

这3支医疗队分别来自瑞士、法国和俄罗斯。3个国家的验尸报告先后出笼,但结论大不一样。2013年10月,瑞士全面公布了调查报告的细节,并组织了专门的分析评论,发表在英国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上。

巴第一夫人,还是法国贵夫人?

瑞士的尸检报告称,在阿拉法特的肋骨和盆骨,发现了大量超标的钋,因此认为极有可能,这是导致阿拉法特死亡的原因。但是,瑞士尸检队的主任和首席科学家又称,这只是有极大可能,并不能真正和完全地予以确定。

《纽约时报》记者曾这样形容苏哈——“一位非常与众不同的自由斗士”。事实上,早在阿拉法特在世时,苏哈的特立独行就和其他国家第一夫人的谨言慎行反差鲜明。

与瑞士公布调查报告的作法不同的是,法国和俄罗斯只公布了结论,而没有细节和评论。俄罗斯科学家的结论是,完全没有在阿拉法特的尸体中,发现放射性同位素,无论是外界声称的铊还是钋。因此,阿拉法特死于自然因素,并声称俄国不会再对此事展开调查。

她从不避讳直接表达政治观点,曾表示东耶路撒冷将是巴勒斯坦“永久的首都”,并反对和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但当苏哈开着蓝色宝马轿车,身着新潮时装出现在加沙难民营时,也同样在巴人中引发不小争议。前往加沙城时,苏哈拒戴阿拉伯头巾,她一头染成金色的长发在满城长袍裹身、头巾遮面的妇女中显得异常打眼。

法国的调查结论,与俄国的大致相同。虽然后来,又有过反复,但是,2015年,法国检察官宣布关闭阿拉法特调查案,称阿拉法特死于自然的而非人为的因素,并无中毒事件发生。并称,这是最终裁决。

和阿拉法特一生经历的动荡坎坷相比,苏哈的成长几乎一路平坦无忧。1963年她出生于耶路撒冷一个富裕家庭,父母均为巴勒斯坦人,信仰希腊东正教。父亲毕业于牛津大学,是一位成功的银行家;母亲是享有声誉的新闻记者。苏哈的童年在中东度过,高中毕业后她前往巴黎大学文理学院深造,获得政治学硕士学位后涉足新闻行业。

2012年,就在阿拉法特逝世8年后,在他的遗物中检测出了剧毒物质钋(pō)-210。结果一出,世界政局再掀波澜。各种阴谋论众说纷纭。

1988年,63岁的阿拉法特与27岁的苏哈在突尼斯的巴解总部相识并互生好感,三年后,两人在突尼斯阿拉法特的别墅秘密举行婚礼,苏哈也为了丈夫改信伊斯兰教。当阿拉法特秘密结婚的消息不胫而走,这段“忘年恋”令外界大跌眼镜。一生致力于巴勒斯坦解放事业的阿拉法特曾发誓终身不娶,已过花甲之年却娶了小自己36岁,生活方式西化的女子。在许多巴勒斯坦人看来,苏哈像个“入侵者”,因为他们眼中的阿拉法特是个神话般的人物,是属于大家的。

阿拉法特是巴勒斯坦前领导人,他生前历经57次暗杀,都死里逃生,化险为夷,被称为“中东不死鸟”。不死鸟最终死于神秘病症,原因未解。究竟是他年老体衰,还是有人下毒?背后到底有什么重要政治阴谋?

2000年后,苏哈带着她和阿拉法特的女儿常住巴黎,常亮相社交场合,也成为巴黎时装表演上的常客。这和阿拉法特在拉姆安拉近似废墟的“官邸”中的艰苦生活形成鲜明对比。谈及苏哈在巴黎的生活,一位巴方官员曾如此嘲讽:“她是巴勒斯坦的第一夫人?不,她只能算法国的贵夫人。”

先解释一下钋-210:

钋-210是一种极其稀少的元素,拥有极强的放射性。最早是由居里夫人在1898年发现的。

钋-210的毒性是氰化物的2.5亿倍(氰化物对人致死剂量是0.1克)。只需一颗尘埃大小的钋-210,就足以取人性命。因此,钋-210是一种剧毒物质,而且没有解药。它能够通过呼吸、服用、伤口感染或其他渠道进入人体,并迅速完全破坏人体DNA细胞,是放射性杀伤武器中的极品。

而这样的钋-210就在阿拉法特逝世八年后,在他的牙刷、内衣等日用品中检测出来了246.7毫贝克人工合成的钋-210。这些剂量的钋足以毒死20个成年人。

重寻丈夫身亡真相

再说说传奇一生的阿拉法特:

阿拉法特一生致力于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参加过4次中东战争,是巴勒斯坦重要的精神领袖,是巴以冲突走向的关键人物。1989年当选为巴勒斯坦总统。

他的一生总共遭遇了57次暗杀,令人啧啧称奇的是,阿拉法特屡屡死里逃生、化险为夷。

以色列人专门成立了70人的暗杀特务组织,用了各种手段,如派间谍、买内奸、制造车祸、对总部进行大轰炸等等办法对阿拉法特实施暗杀,都没有成功。所以,人们给阿拉法特取了个外号“中东政坛的不死鸟”。

阿拉法特自己也开玩笑地说:“如果奥运会有躲避暗杀这一项,那我能拿冠军!”

苏哈和巴勒斯坦官员关系紧张一直众所周知,她常在公开场合指责巴高官腐败无能。双方的矛盾在阿拉法特病危时一度白热化。

阿拉法特从一名好战分子变成一名和平主义者:

阿拉法特最惊险的一次死里逃生是飞机失事,这次是自然风暴造成的。

1992年4月7日晚,阿拉法特乘坐阿尔及利亚民航"安-26"型专机飞往利比亚,准备视察巴勒斯坦游击队营地。途中遭遇一场特大沙暴,飞机坠落,断成三截。

真是奇迹啊!阿拉法特这次也死里逃生,安然无恙。

原来在飞机垂直俯冲的最后关头,他的八名护卫队员,将他护送到飞机尾部,用身体组成一道人墙,用自己的生命换回了阿拉法特的生命。

经历了这次事件后,阿拉法特的思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从一名好战分子变成一名和平主义者。他的理想也由为巴勒斯坦解放事业而死,变成为巴勒斯坦解放事业而活。

从此以后,阿拉法特改变了对以色列的战争策略,开始了与以色列的和平谈判。1994年,阿拉法特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2004年年末阿拉法特重病昏迷,苏哈突然返回拉姆安拉,这是这对夫妻三年来头一回见面。但也令一些巴勒斯坦人感到不满,有人甚至称苏哈是“淘金者”。当年11月阿拉法特住进了法国巴黎贝尔西医院,苏哈控制着阿拉法特病情简报的发布,决定其他人是否能前来探视丈夫。

不死鸟阿拉法特死了:

可是,75岁的“不死鸟”阿拉法特最终还是去世了。2004年10月27日晚,吃过晚饭的阿拉法特突然呕吐、发烧、不省人事。医生诊断他患了病毒性感冒。医生检查发现,阿拉法特的血小板在急剧减少,但是却找不到病因。

10月29日,阿拉法特前往法国贝尔西军医院接受治疗。离开巴勒斯坦上飞机时,阿拉法特还能微笑着跟前来送行的人们打招呼,告诉这些热爱他的人民:“没有人能阻止他回到巴勒斯坦土地”。

可是,这成了他与巴勒斯坦的最后告别。下飞机时,阿拉法特的病情突然恶化,无法站立,被用推车送往医院。两个星期后,阿拉法特逝世。终年75岁。

阿拉法特病危关头,苏哈甚至还打电话到半岛电视台,愤怒地指责准备前往巴黎探望的巴自治政府总理库赖等人想“活埋”她丈夫。此言一出,各界哗然。库赖等为此推迟了行程,他们来到巴黎后,苏哈又将巴高官挡在了病房外。

死因是个谜团:

从阿拉法特发病到逝世仅仅两个星期,他到底得了什么病,这么快就去世了呢?巴勒斯坦民族权力组织公布的病因是“病毒性肠胃炎”。

当时,众人对阿拉法特的死因很是怀疑。但是其遗孀,比他小34岁的妻子苏哈接受了死因,不主张解剖尸体,此事不了了之。他的病历和所有诊疗纪录,都被视为最高机密,掌握在巴解组织最高领导人手中。

阿翁去世后,外界估算他留下了至少60亿美元的遗产,分散在瑞士、马来西亚等地的银行秘密账户里。苏哈随即以妻子的身份要求继承部分遗产,并拒绝对丈夫遗体进行尸检。但巴解组织的谈判代表明确告诉她:“阿拉法特的生命和财产都只属于巴解组织。”

八年以后,爆出惊骇世俗的秘密:

八年以后,时值2012年,阿拉伯半岛电视台透露阿拉法特的遗物被检测出钋超标,指出阿拉法特是被毒杀的。

此言论一出,举世震惊,遗孀苏哈要求彻查阿拉法特的死因,抓住凶手。巴勒斯坦方面也积极呼应。

于是,来自瑞士、法国、俄罗斯三个国家的三支医疗队组成调查团。沉睡了8年的阿拉法特被开棺验尸。这件事在2012年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

有媒体报道称,最终双方谈判达成的结果是,巴解组织向苏哈和孩子一次性提供2000万美元;此外每月给母女俩3.5万欧元的生活费;作为交换条件,苏哈必须不再参与政治事务,不得公开发表政治言论。但2007年在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苏哈无奈地表示,她和女儿靠每月1万美元的抚恤金生活,这是她在阿拉法特去世后得到的唯一经济支持。

2013年11月,三个国家的验尸报告相继出笼,可是结论却大不一样:

瑞士研究员表示:不排除阿拉法特之死与钋元素中毒有关的可能性。

法国和俄罗斯研究员表示:没有证据显示阿拉法特遭放射性元素毒杀。判定阿拉法特为"自然死亡"。

虽然,之后反反复复,但是,法国坚持认为无中毒事件发生,并宣称这是最后裁决。2015年,法国宣布关闭阿拉法特调查案。

由于三个国家结论不同,所以给阿拉法特的死亡之因平添了神秘色彩,事件变得婆娑迷离起来。

2012年,苏哈再度亮相半岛电视台,这一次,她要寻找亡夫死因的真相,也要给失去父亲的女儿一个说法。被问到为何在阿拉法特去世后拒绝进行尸检,苏哈的解释是:“当时没有人想到要做尸检,因为我们都完全相信法国医生尽了一切努力拯救他的生命。”而法国媒体称,当年阿拉法特刚去世后,和他私交不浅的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就曾“提醒”苏哈,她丈夫的死有些蹊跷。

假设阿拉法特是被毒杀,投毒者会是谁呢?

知道啥叫躺着也会中枪吗?这就是了!2012年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以色列的前总理沙龙。

下面说说沙龙和阿拉法特的恩恩怨怨。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冲突由来已久,说来话长。我们只从2000年沙龙的一次行程说起:

2000年9月,以色列时任总理沙龙强行参观耶路撒冷宗教圣地圣殿山。巴勒斯坦的宗教狂热分子认为:以色列总理踏足圣地是对圣殿山的侮辱,于是,各种自杀式爆炸事件和大规模流血冲突事件频频发生,巴以局势风云突变。

2001年12月3日,沙龙命令以军大举进攻约旦河西岸城市拉马拉,将阿拉法特围困在拉马拉的官邸内,阻断了与外界的联系,一围就是三年。可以说70多岁的阿拉法特最后日子过的是断水断电的软禁生活。

多年来,沙龙一直想致阿拉法特于死地,才组织了那么多次暗杀。这次阿拉法特被软禁,不就是他下手的最好时机吗?可见,沙龙就是最大嫌疑人。

可是沙龙坚决不认这个罪名,以色列发表官方声明,称无论阿拉法特是否死于中毒,都与以色列无关。

当得知巴勒斯坦官方同意对开棺验尸进行调查后,苏哈说,这令她感到“宽慰”。只是阿翁死亡的秘密被带入坟墓8年后,历史的迷雾还能重新拨开吗?

以色列方面提出了很多质疑:

首先,巴以冲突中,以方已经处于上风,犯不着对一个风足残年的老人下黑手。

另外,以色列提出的钋元素半衰期的理论令人深思:什么是钋元素半衰期呢?钋元素的半衰期是138天,也就是说,每过去138天,原来的钋就剩下一半。

例如,第一个138天后,钋就变成原来1/2;第二个138天过去后,钋就变成原来的1/4……以此类推。

阿拉法特遗物上的钋是246.7毫贝克,可以毒死20个成年人,那么,按照钋元素半衰期的算法,在八年前下毒者用的钋计量会大到没法计算。所以,有理由认为,这些钋-210很可能是阿拉法特死后放上去的。

此外,阿拉法特临床症状与钋中毒的症状也不符合。一般来说,钋中毒会严重掉发。

2006年,俄罗斯前特工特维年科死于钋中毒。他的肾脏、肝脏和骨髓都出现大面积损坏,须发皆无。可是,阿拉法特死前却没有这些症状。

除了症状不符外,还有一件事令人生疑:如果阿拉法特的遗物上真的存有剧毒物质钋-210,那么8年来,一直保留他遗物的苏哈为什么中毒呢?

就目前种种迹象来看,钋中毒说站不住脚。一切都像苏哈和巴勒斯坦方面自导自演的闹剧。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阿拉法特遗孀:这个女人不简单

假设这是场闹剧的话,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据分析人士推断,对于苏哈来说,阿拉法特去世多年,苏哈和女儿的生活水平大不如从前,苏哈旧事重提,是想延续一下阿拉法特的威望和政治影响力,改善母女俩的生活。

对巴勒斯坦方面也完全是政治需要。十多年之前,巴勒斯坦备受世界瞩目,获得很多舆论支持。而如今,巴勒斯坦渐渐被人们淡忘。所以说,很可能是巴方想通过阿拉法特死因之谜再一次引发世界关注,让中东政治格局重新洗牌。

当然,一切都是大家的推测,真相恐怕永远不能水落石出了。我想,已经长眠在耶路撒冷的阿拉法特应该不想再打扰他的安宁,他的愿望应该是早日实现巴以和平。

专心写不化妆、不美容的素颜历史,喜欢请关注。

  阿拉法特我也写了三次了,从他来历不明的10亿美元资产,到违背诺言迎娶比自己小38岁的妻子,从国际社会普遍同情,到国际社会憎恨。

  他带着半个世纪的传奇,以不同的形象在国际舞台上出现,有时扮演民族英雄,有时又扮演恐怖分子。

  他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但双手又沾满了无数无辜群众的鲜血!

  他一生致力于巴勒斯坦的独立,但尚未成功就杀手人寰。

  那么,这个传奇人物是怎么死的?真的和传言说的那样,是以色列干的?

  (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历史照妖镜)

  

  阿拉法特的死亡经过:

  阿拉法特最后的几年,仿佛消失了一样,在自己的官邸中一待就是三年。

  阿布·拉马丹是加沙地带远近闻名的心脏病专家,他回忆说:“自阿拉法特被以色列软禁在官邸之后,他的身心健康受到了极大的伤害。那段日子对他来说无异于生活在监狱之中,白天他总是思绪不宁,夜晚总是难以入睡。有时候他好像记不起来任何事情,甚至连身边人的名字都叫不出来。在阿拉法特最后的一年中,他的性情很不稳定,喜怒无常,让人捉摸不透,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

  刚到巴黎病情曾有好转

  到了巴黎的佩尔西军事医院后,医生给阿拉法特实施了静脉注射,并且一直持续了整整五天。在这段时期里,阿拉法特的情况一直十分稳定,大家甚至开始希望一切有所改进。

  在抵达医院后的24小时之中,这位巴勒斯坦领导人一直感觉良好,他还曾表示需要具体的食物。到达后的48个小时之后,他和他8岁的宝贝女儿通了电话,还会见了法国总统希拉克。

  11月3日的早些时候,这位巴勒斯坦的领导人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在各大官员赶往医院的同时,阿拉法特被转移送往重病特别护理病房。

  医生明白这是阿拉法特的最后机会了,他们必须尽快找出他的病因;于是,医生为他打了麻醉针,并对他进行了活组织切片检查。

  第二天,阿拉法特仍旧停留在昏迷状态;

  这时,他的妻子苏哈带着女儿来看望阿拉法特了,这位一直在巴黎享福的妻子,甚至连阿拉法特70岁寿辰都没有参加,但是阿拉法特病倒后,立马激动的陪同阿拉法特前往巴黎就诊。

  死亡后的阿拉法特:

  2004年11月11日,一个孤独人在光棍节去世,终年75岁。随后,阿拉法特的遗体,由法国空军的飞机运回巴勒斯坦,安葬在拉姆安拉。

  不久,阿拉伯半岛电视台爆出阿拉法特是被以色列人毒死的消息,立即引发全球性关注,阿拉伯世界更是群情激愤。

  但在当时,阿拉法特遗孀苏哈坚持不同意对阿拉法的遗体特进行尸检,所以他的病历和所有诊疗纪录,都被视为最高机密,掌握在巴解组织最高领导人手中。

  8年以后,时值2012年,阿拉法特之死犹如一颗定时炸弹,再次在中东大地掀起巨大的波澜。

  阿拉伯半岛电视台透露阿拉法特的遗物被检测出钋超标,指出阿拉法特是被毒杀的。此言论一出,举世震惊,原本对丈夫死因漠不关心的遗孀苏哈要求彻查阿拉法特的死因,巴勒斯坦方面也积极呼应。

  随之,沉睡了8年的阿拉法特被开棺验尸,其骨骸被送往瑞士的机构进行化验。

  这件事在2012年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那么阿拉法特是如何死的?

  

  妻子苏哈的一系列表现:

  老公生病,她第一时间来到老公床前。

  有人会说,沈sir你是不是缺少爱情,老公生病,老婆去照顾不是很正常吗?正常是正常,但你们要是了解一下他老婆的故事就明白为什么我要说苏哈的疑点了。

  (语音文章)比阿拉法特小38岁的苏哈,究竟是嫁给了爱情还是嫁给了金钱?

  从阿拉法特入院第一天起,他的妻子苏哈就一手掌握了发布阿拉法特病情的权利,并且尽力阻挠巴方其他高官前往巴黎探视病情。有媒体评论说,在阿拉法特就医期间,苏哈俨然如新闻发布官,阿拉法特的所有情况发布都在她的掌握之中。可谓“一妇当关,万夫莫开”。

  2004年11月8日,苏哈在与媒体通话时,将库赖和阿巴斯的探视行动说成是为了要“活埋阿拉法特”。此语一出,人们纷纷猜测,阿拉法特的此次病重可能会引发巴勒斯坦内部权力争斗的序幕,同时认为苏哈可能已与强硬派达成共识,企图夺取权力。

  时任阿拉法特办公室秘书长的拉希姆随即紧急召开新闻发布会,指出苏哈的言论无法代表巴勒斯坦人民,指责“她试图破坏巴勒斯坦领导层的决定,她试图成为唯一的决策者”。

  但随后的事实表明,苏哈其实不关心阿拉法特的生命,也不关心自己的权力,她只关心阿拉法特的遗产!

  因为阿拉法特逝世后,苏哈并没有以一名政治家的身份参与到巴勒斯坦决策中去。实际上,苏哈在参加完丈夫的葬礼后,立即前往突尼斯,在那里与女儿过着衣食无忧、远离政治的生活。

  于是人们纷纷猜测,苏哈在阿拉法特住院期间的种种表现实际上是为了巨额遗产。毕竟阿拉法特比苏哈的爹年纪还大了20岁。

  

  以色列的嫌疑:

  有人说以色列对阿拉法特实行国50余次的暗杀,都被他逃脱。这里不是给以色列洗白,就巴勒斯坦这种级别的安保和以色列这种高科技的定位,真的想杀你,一次就够了.......还50次,以色列真丢不起这个人.....

  而且,就在阿拉法特赴法国就医前,一直在以色列囚禁,长达4年时间,要下手,也不会让你活着去法国就医了。

  巴以冲突那么多年,双方虽然时不时的冲突一下,但是已经渐渐习惯了对方的存在,尤其是阿拉法特所在的巴解组织法塔赫,该组织一向主张和以色列谈判解决争端,按联合国的两国方案解决问题。

  而且以色列在几次中东战争后也明白了一点道理,那就是以色列可以赢阿拉伯人一百次,但输不起一次!所以后来的总理无论是拉宾,巴拉克还是沙龙都愿意和巴解组织和谈。

  甚至于巴拉克和阿拉法特在克林顿的主持下一度接近谈成和解,同时以色列也几乎作出了史上最大的让步,同意让出占领的巴勒斯坦的百分之90多的领土,余下的领土可以通过交换解决。

  然而阿拉法特或者说巴解组织并不能代表全部的巴勒斯坦人,因为还有哈马斯的存在,所以最终也没有谈成。

  所以,以色列不会轻易去杀一个较温和的法塔赫领导人,这样只会导致巴勒斯坦人没人愿意和以色列谈判。

  

  自己人的嫌疑最大:

  略懂古今的沈 sir觉得,每次出现重大问题,凶手百分百就是自己人!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阿拉法特领导的法塔赫与哈马斯之间的矛盾就没断过。

  阿拉法特虽然不干净,但至少他没说过要把以色列从地图上抹去,所以本质上,他和哈马斯、伊朗是完全不同的。由此,晚年的阿拉法特一向被哈马斯和伊朗视为“绥靖者”。

  当这个“绥靖者”在其风烛残年、势力消遁之际只能引发激进者对其权位的窥伺。

  而伊朗神棍霍梅尼从开始就一向对法塔赫不是很喜欢,从不出经费给法塔赫,而是更利益扶植哈马斯上位。

  所以,日趋平和的阿拉法特就是伊朗和哈马斯最大的阻碍。只要阿拉法特活着,那哈马斯就只能接着当巴勒斯坦地区的流寇匪军,甚至被法塔赫清巢。

  对伊朗、哈马斯来说,死了的阿拉法特才是好阿拉法特!

  在阿拉法特和以色列最后的一次接触中,法塔赫主张推进巴以和平进程,而极端的哈马斯却大骂阿拉法特是路西法的走狗!并且拒绝承认以色列,拒绝接受巴以已签订的协议,搞得双方冲突不断。

  于是,阿拉法特成了这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沈sir最后的结语:

  以上均为猜测,直到现在,国际社会似乎对阿拉法特的死也没有一个让大家普遍接收的定论。

  阿拉法特可是说是一个斗士,但是他只是自己的斗士,他的理想,也只是他个人的理想。有人会问现在的巴勒斯坦人过的如何,我想,新闻都不放了,应该......具体的,你们自己体会吧!

阿拉法特的死亡真相扑朔迷离,如同今年3月发生的俄前间谍中毒事件一样,各方各执一词,都未能说服对方或让对方屈从于自己的观点。

阿拉法特因病于2004年10月被送到法国治病,11月11日死在巴黎贝尔西军医院,享年75岁。当时人们对他的死因就有疑问,但是其妻子苏哈不主张解剖尸体,此事不了了之。

8年以后,时值2012年,阿拉法特之死犹如一颗定时炸弹,再次在中东大地掀起巨大的波澜。阿拉伯半岛电视台透露阿拉法特的遗物被检测出钋超标,指出阿拉法特是被毒杀的。此言论一出,举世震惊,原本对丈夫死因漠不关心的遗孀苏哈要求彻查阿拉法特的死因,巴勒斯坦方面也积极呼应。随之,沉睡了8年的阿拉法特被开棺验尸,其骨骸被送往瑞士的机构进行化验。这件事在2012年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

一年以后,2013年11月6日,阿拉伯半岛电视台公布,瑞士的化验结果支持阿拉法特是死于钋超标。此报道一出,各方反应也有所不同。俄罗斯和法国参与了化验,俄罗斯称并没有在阿拉法特遗骨中发现放射性物资,法国专家组对此保持缄默。对于是谁下的毒,人们首先想到的是以色列,因为以色列是阿拉法特的宿敌,曾刺杀阿拉法特50余次,都被阿逃脱,由此成就了阿拉法特“中东不死鸟”的威名。就在阿拉法特赴法国就医前,还被以色列囚禁长达4年,因此以色列有重大嫌疑。

但是,以色列拒绝承认巴勒斯坦的指控,指出并没有证据证实是以色列干的。以色列说的也不无道理,在阿拉法特最后几年里,一直遭软禁,政治影响力已大不如从前,沦为边缘人物,以色列杀这么一个没有威胁的老人实在没有必要。

也有人提出巴勒斯坦自己也有嫌疑。因为在阿拉法特刚死那会,苏哈就提出巴勒斯坦高层内部策划了一次针对阿拉法特的“阴谋”,以能够早接班。也有人猜测,阿拉法特可能死于巴勒斯坦内部权力之争,上世纪90年代以来,阿拉法特领导的法塔赫与哈马斯之间的矛盾凸显,法塔赫推进巴以和平进程,而更加极端的哈马斯拒绝承认以色列,拒绝接受巴以已签订的协议,双方冲突不断。于是,阿拉法特成了这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以上均为猜测,直到现在,国际社会似乎对阿拉法特的死也没有一个让大家普遍接收的定论。

个人观点,如有错误,全当笑谈。

个人认为这事还真不是以色列人干的。诚然,现在国内新媒体里反美反以是政治正确,而且以色列人搞这种暗杀投毒也是轻车熟路,但是毒死阿拉法特对于以色列还真没有什么好处。

首先,巴以冲突那么多年,双方虽然还是时不时的冲突一下,但是已经渐渐习惯了对方的存在,尤其是阿拉法特所在的巴解组织也就是法塔赫,一向主张和以色列谈判解决争端,按联合国的两国方案解决问题。而以色列在几次中东战争后也渐渐明白了这一点,以色列可以赢阿拉伯人一百次,但是一次都输不起,所以后来的总理无论是拉宾,巴拉克还是沙龙都愿意和巴解组织和谈。甚至于巴拉克和阿拉法特在克林顿的主持下一度接近谈成了,以色列也几乎了史上最大的让步,同意让出占领的巴勒斯坦的百分之90多的领土,余下的领土可以通过交换解决,然而阿拉法特或者说巴解组织并不能代表全部的巴勒斯坦人,因为还有哈马斯的存在,所以最终也没有谈成。但是相比于否认以色列生存权,要求独立建国武装斗争的哈马斯,以色列显然更喜欢能坐下来谈判的法塔赫,所以,以色列对待约旦河西岸以及加沙地区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态度。所以,以色列不会轻易去杀一个较温和的法塔赫领导人,这样只会导致巴勒斯坦人没人愿意和以色列谈判。

其次,虽然法塔赫和哈马斯互不统属,但是阿拉法特毕竟是巴勒斯坦名义上的领导人,如果以色列毒死阿拉法特,不仅会把法塔赫推向暴力对抗以色列的道路更会给哈马斯发动对以色列平民的袭击提供口实。

最关键的一点就是,阿拉法特在死前已被软禁多年,政治影响力大不如前,相反,如果他被毒死,反而会引起轩然大波和国际舆论的哗然,对于以色列来说,阿拉法特活着的威胁比死了要小得多,以色列基本没有什么必须要杀阿拉法特的理由。

巴解主席阿拉法特死因。

2012年7月瑞士一家研究机构称在阿拉法特的遗物中发现了放射性元素钋的痕迹。

2013年10月13日,英国世界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刊登了瑞士科学家的有关调查报告,证实阿拉法特系放射性元素钋210中毒死亡。

我想阿拉法特之死见仁见智。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本文由手机版乐白家网址发布于古代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阿拉法特遗孀,不排除其他中毒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