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治野生小赤狐
分类:古代历史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一
  马克醒来,刚走出房门,就被屋内的情景吓了一大跳,只见一只巨型蜘蛛人在乌黑又沾满灰尘的墙壁上飞速攀爬着,时而向左,时而向右,时而向上,时而向下。马克瑟缩着脚步稍微向前靠近了几步,巨型蜘蛛人就急速地向墙旮旯爬去。见蜘蛛人想逃,马克慌乱中拾起扫帚向墙上拍去,没想到一拍而中,蜘蛛人掉落在地,发出一声怪响。门外晨曦微露,在渐次明亮的光线里,马克看了眼脚下的蜘蛛人,只见满身乌黑的蜘蛛身上顶着一颗面相苍老的人头,他顿时吓得屁滚尿流,慌忙跑出了屋外。
  几分钟后,房门微微露出了缝隙,裹着一丝寒意的阳光落在门后的两个脑袋上,他们神情慌张面带焦虑。马克躲在他妻子阿兰肥硕的身体后面,瘦弱的躯体显得愈加瘦小,十足像个孩子。很快,他的妻子阿兰便大胆地推开大门走到巨型蜘蛛人面前。她看见巨型蜘蛛人好几只脚受了重伤,动弹不得,白色的汁液流淌在地,像是它的鲜血。巨型蜘蛛人抬起头,有气无力地看了马克一眼,一副疲惫又可怜的神情。马克在妻子阿兰的吩咐下找来了一个爬满灰尘的大铁笼子,罩在了巨型蜘蛛人的身上。蜘蛛人在铁笼里使劲挣扎着,白色的汁液瞬时沾满了铁笼。马克的妻子阿兰见状,又从屋内搬了一块沉重的铁块放在了笼子上,巨型蜘蛛人瞬时安静了下来。马克气喘吁吁地望着妻子阿兰,阿兰转眼间又满脸恐慌地看着马克,问:“到底该怎么办,是把这个刚刚发现的巨型怪物烧死埋掉还是放它一条生路?”“扔了吧,扔远点!”马克口里念叨着,双手却颤抖着不敢动。
  考虑再三,最终,马克和妻子阿兰忐忑着把巨型蜘蛛人留了下来,马克担心这个从天而降的巨型蜘蛛人会是自己卧病在床多日行将就木的父亲,而妻子阿兰则时刻担心着如果任意处置这个面相丑陋的怪物,不知是否会带来晦气?
  马克觉得这只巨型蜘蛛人来得甚是巧合,仿佛冥冥之中受到神奇力量的安排一般。一连多日,他年逾八旬的父亲颗粒未进,奄奄一息。马克终日忙着自己的事情,对此不闻不问,他把所有事情丢给了这个家庭的大管家——妻子阿兰。巨型蜘蛛人肯定是父亲的化身,马克暗自这样想。自从这个巨型蜘蛛人现身,他的脑海便经常浮现出父亲日渐干瘪的躯体……
  马克家突现巨型蜘蛛人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便传遍了整个云庄。对于巨型蜘蛛人,庄里的人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很多人一有空便打着去看望马克父亲的名义,满是兴奋一脸好奇地来到马克家,围着厅堂里的铁笼子前后左右地仔细观摩。当然,为了表示看望马克父亲的诚意,他们的手上总是不忘带上一些礼品前来,比较富有的人家会慷慨地带上一只母鸡,穷一点的则带上几十个还带着体温的鸡蛋。通常,他们在马克奄奄一息的父亲面前站立一会儿,像模像样地安慰询问几句,尔后便心安理得地抽身而出,接着就围着铁笼子直打转。调皮的孩子站在笼前,透过铁栅栏的缝隙,把吃剩的零食精准地投入笼中。零食刚掉落在地,瞬时便被巨型蜘蛛人吞入了腹中。围观的人从孩子的嬉戏玩闹之中,渐渐发现了这个巨型蜘蛛人有着超强的消化能力,食量惊人。他们也慢慢地加入到了孩子的队伍中,不停地给巨型蜘蛛人扔食物。看着巨型蜘蛛人狼吞虎咽的模样,他们愈来愈相信他就是马克父亲的化身。马克的父亲此刻病卧在床,往日肥硕的躯体在病痛的折磨下只剩下一根根清晰可辨的肋骨,食道癌就像魔鬼一般扼住了他的咽喉,让他吞食一粒米饭都变得异常艰难。巨型蜘蛛人惊人的食量,暗暗地映衬出了马克父亲的残口延喘。转念之间,云庄的人就把马克奄奄一息的父亲抛在了脑后,巨型蜘蛛人成为了他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了。
  
  二
  从此,往日落寞荒凉的门庭瞬时变得热闹无比了。马克和妻子阿兰干脆撇下了地里的农活,专门在家里守候前来观光的人们。各式各样的礼品已经摆满了屋子的各个角落,为了能有更好的空间摆放,在一个寂静的深夜,他们把放柴火的库房专门收拾了出来。站在摆满礼品的房间,马克和阿兰乐此不疲。马克的父亲张开干枯的嘴巴,满是老茧的双手不停地颤抖着,发出微弱的呻吟。那痛苦的呻吟就像一粒微弱的尘埃,飘落在地,悄无声息。受伤的蜘蛛在众人日复一日的嬉笑喂养下,躯体爪子变得粗壮起来,而马克父亲的躯体如一块没了水分的豆腐,早已干瘪下去,黯淡无光。巨型蜘蛛人的眼底放出光来,嘴里咀嚼着食物,几只爪子飞速地沿着铁笼的四周攀爬。此情此景,让马克很是担心奄奄一息的父亲如果哪天蹬腿而去,巨型蜘蛛人不知是否会越狱而逃,尔后悄无声息地从他的眼中消失。想到这里,马克立刻从喧闹的人群里抽身而出,静静地往他父亲躺着的那间潮湿阴暗的房间走去。屋外酷热无比,马克却感到了一股难得的凉意。越往里走,凉意愈浓,墨绿的青苔附着于青石之上,一簇簇一团团,给人以蓬勃旺盛之感。屋里灰旧的案上只点着一根巨型的白色蜡烛,丝丝缕缕的寒意,在屋内缓缓游荡着,烛焰摇曳不定。马克朝昏睡之中的父亲喊了几声,良久,老人才从昏睡之中醒过来,混浊的双眼习惯性地落在马克身上,复又闭上,悄无声息。望着父亲颧骨突出、皮肉凹陷的脸,马克心底盘算着眼前这个鼻息渐弱的老人到底还能坚持多久。虽然有很长一段时间,他和妻子阿兰对父亲不闻不问,盼着他早点死去,但此刻他却十分渴望父亲能活久一点,他一直认为巨型蜘蛛人会随着父亲的离去而离去的。
  屋外人声鼎沸,马克在屋内静默了一会儿,复又满脸笑容地融入了拥挤的人群中。
  自从马克家突现巨型蜘蛛人以来,云庄前来观摩的人都把它奉若神灵。他们都暗自认为这是神灵的化身,加之巨型蜘蛛人出现在马克的父亲即将魂归大地之际,这样意味深长的时刻,更是在他们内心深处涂抹上了一抹神秘的色彩。大人和小孩一直与巨型蜘蛛人保持着一段距离,他们像供奉神灵一般把香蕉苹果以及红薯之类的食物放在蜘蛛人触手可及的案板之上,然后一脸谨慎地回归到几步之遥的人群当中。案板上堆积的食物愈来愈高,蜘蛛人喘息片刻,复又食兴大发,三下五除二便消灭了一大堆食品。夜幕降临时分,乘着夜色四散开来屋内重新回归寂静之时,马克和他的妻子阿兰迅速地把案板上堆积的食物放入袋中,尔后又把装满水果的袋子搬入到了卧室里。
  巴掌大的云庄突现巨型蜘蛛人的消息,很快便传遍了附近的几个村落,人们成群结队马不停蹄地前来马克家一探究竟,以期早日满足好奇之心,往日寂静无比的云庄顿时变得喧闹无比了。从异地云游多日回来的老村长一见此景,便迅速向马克提出了一个很好的建议。他建议让庄里的老木匠老张做一个行动便捷的木板车,然后再让庄里的张铁匠做一个牢固的铁笼子,每天派遣村里的几个壮汉推着巨型蜘蛛人前往各个村落进行展览,得来的食物和展览费暂时先由庄里的财务进行统一管理。对于老村长的这个意见,庄里人众说纷纭,持反对意见的人认为蜘蛛人乃神灵之物,只有各个村落的人前来朝拜,才更能体现出他的神秘和地位。马克和妻子心底十分反对,一旦有了村里人的介入,这巨型蜘蛛人就成了庄里的公共财产了。对于众人的反对意见,老村长进行了强有力的反驳。他自始至终认为巨型蜘蛛人绝非善类,更不是所谓的神灵和天使,如果是天使,那它为何背部没有翅膀呢?老村长的反问顿时提醒了许多人,他们像是突然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一般,不时地用满是疑惑的眼神望着马克。马克和妻子被这样质疑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却又不知所措无从应对。老村长一脸狡猾地看了马克一眼,一抹笑容在满是皱纹的脸上摊开来,变得古怪狰狞了。“马克,你和你妻子好好考虑我的意见!”老村长笑呵呵地出了门。
  待夜幕降临,众人渐渐散去,马克心底的那丝焦虑却变得愈加浓重起来。他担心要是村长一旦在众人面前把巨型蜘蛛人定义为妖魔鬼怪,那可如何是好。万一巨型蜘蛛人犯下什么大事,他可脱不了干系的。
手机版乐白家网址 ,  
  三
  马克昏昏沉沉地睡去。次日醒来,他一脸惊奇地发现巨型蜘蛛人的背部长了白色的羽毛,羽毛呈竖状。这个发现,顿时让他惊喜无比。他一脸慌乱地走进了屋内,手舞足蹈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妻子阿兰。妻子阿兰见了,顿时兴奋无比,忍不住紧抱着马克跳起舞来。马克煞有介事地把这个惊奇的发现告诉前来观摩的人,一传十,十传百,转眼整个云庄的人都知道了这个消息。老村长听了,顿时没了主意,心底的那个盘算也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因了这个惊奇的发现,临近几个村落前来观赏跪拜的人愈来愈多了。他们一致认为这只巨型蜘蛛人其实就是天使的化身。果不其然,当马克再次醒来匆匆地跑到铁笼一看,更是无比惊讶地发现一对洁白无比的双翅已经插在了巨型蜘蛛人的身上,而蜘蛛人先前众多的爪子也早已蜕化成了两只粗壮而健美的腿。见蜘蛛人的两只洁白的翅膀蜷缩着,一副毫无施展的模样,便和妻子商量着把一个废弃多年的灰房拾掇出来,让其成为蜘蛛人的久居之地。
  老村长登门观摩了一番,瞬时被蜘蛛人洁白的双翼给迷住了。绕屋三圈,他禁不住朝观摩的人群暗暗感叹道:“真是天使的化身啊!”回去之后,老村长特意从庄里挑选了两个壮汉派过来给马克当助手,帮助他们好好看护这洁白的天使。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好意,马克和妻子起初还不大情愿,最终还是接受了。马克看着在屋子里不停地展翅贴着地面飞行的巨型蜘蛛人,心想此刻已不再是当初了,这个臂力惊人的蜘蛛人随时都有飞走的可能,确实需要两个助手来日夜看护一番。他对老村长派来的两个壮汉进行了合理的分工,一个负责白天的看护工作,另外一个则负责晚上的巡逻工作。几日后,老村长又特意跑来,一脸虔诚地问道:“是否还需要一名助手来负责礼品的搬运工作?”看着老村长垂涎三尺的神情,马克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这个时候,马克早已无暇顾及病床上的父亲了,他不知道父亲身上沾染着的死亡气息是否愈来愈浓,更不知晓父亲现在瘦成了什么模样,他已经有半个多月没进屋看一眼了。有时他突然想起,会匆忙吩咐妻子进屋看一眼年逾八旬的父亲,探一探他若有若无的鼻息。当妻子若无其事地出来,马克心底悬着的那颗心才安稳了一些。
  雨水弥漫之夜,电闪雷鸣,整个云庄笼罩在一片水雾之中。屋外只听见噼里啪啦的水声,偶尔一道闪电划过天际,仿佛是一道巨斧在老天的肚子上劈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缝。此时此刻,马克家往日的喧嚣和热闹早已散去,空留满屋子的寂寥。马克站在门槛前,望着天际飘舞的细雨越下越大,心底犯起了嘀咕。他在门前站了一会儿,复又进屋躺在了床上。妻子阿兰早已酣然入睡,发出细微的鼾声。他躺在床上,枕着满地的雨声缓缓沉入了梦中。还未沉入梦的底端,却突然被一声沉闷的叫喊声惊醒了。他竖起耳朵细听,那股沉闷的响声却了无踪迹。他重新躺下,那个沉闷而清晰的响声复又很有节奏地响了起来。他再次起身,贴着墙壁细细打听,循着声音的方向,终于明了声音的来源。
  马克惊慌地推醒了妻子,尔后脚步缭乱地往父亲的房间奔去。屋内的烛火在裹杂着丝丝雨气的夜风的吹拂下,左右忽闪,摇曳不定。他一推开门,便一脸惊讶地看见瘦骨嶙峋的父亲端坐在床头,嘴里喊着:“给我弄碗粥吃!”他的眼底放出了光来。屋外惊雷四起,天空像是炸开了花,雨势愈来愈猛。看着父亲忽然面色红润、思维清晰敏捷的模样,恍若梦境,他忽然预感到这是回光返照,这暗示着父亲即将离去了。想到这里,他匆匆跑去看巨型蜘蛛人。借着微弱的灯光,他看见蜘蛛人正拍打着洁白如雪的双翅,在屋内十分激烈地挣扎着,时而撞向灰白的墙壁,时而又飞到墙顶,俯冲着朝木制的窗格子扑去,一副跃跃欲试、出逃在即的神情。
  父亲回光返照,即将蹬腿而去,马克意识到蜘蛛人即将展翅高飞远离云庄。他感到了一丝恐慌,他吩咐妻子寸步不离地守着行将就木的父亲,尔后风雨无阻地把消息传递给了老村长。老村长故作镇定地捋了捋灰白的胡须,尔后大手一挥,向马克家增援了三个壮汉看守蜘蛛人,最后又命令村里最好的医生连夜赶到马克家,守候在他年逾八旬的父亲身旁,每个细微的动作都要仔细观察。
  夜过三更,马克的父亲便没了鼻息,适才红润的面孔,此刻却变得铁青。马克起身,扫了父亲一眼,转瞬便听见屋外的声声巨响。模糊之中,他听见人们的呼喊声,混乱尖锐又夹杂着丝丝急切。他奔至门外,只见巨翅腾空、狂风顿起,蜘蛛人拍打着洁白的双翅,庞然大物般在半空中盘旋着,发出呜咽的悲鸣声,声音响亮而透彻,惊醒了整个云庄的人。云庄的人揉着惺忪的睡眼走出门外,只感到一阵的恍惚。他们抬头仰望天际,只见一团洁白在半空中飞舞着……
  巨型蜘蛛人绕屋三匝,发出一声巨大的悲鸣,尔后挥舞着洁白的双羽,抽身而去。雨水渐熄,在老村长的带领下,云庄的男女老少手持着火把,朝洁白的双羽抖动的方向追赶而去。庄里的老猎人掏出了被磨得闪闪发光的猎枪,在老村长的命令之下,毫无迟疑地朝天际射去。猎枪发出砰砰的响声,转瞬却又淹没在了茫茫的天际之中。老猎人倍感沮丧,他发泄似的接连朝天空开了几枪,却依旧扑了个空。一旁的老村长见了,一把夺过其手中的猎枪,待展着双翅的蜘蛛人飞到低处,便砰砰射出几枪,一枪恰好擦翅而过,几根洁白的羽毛掉落下来,随风而起,众人见了纷纷蹦跳而起,争抢不已。突然,狂风骤起,庄里人手持的火把忽明忽灭,巨型蜘蛛人忽然扭头俯冲而下,朝追赶的人群急速扑来,人们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慌乱之中便看见一个人影在半空中晃荡着,抬头细看,才发现老村长已被巨型蜘蛛人叼到了半空。整个云庄的人正抬头望天,面露惊讶惶恐之色,担心老村长的安危之时,巨型蜘蛛人忽然双翅一展,双爪一蹬,老村长瞬时如离弦的箭一般掉落下来。落地的一瞬间,巨型蜘蛛人忽又从天而降,双爪一勾,顿时又把老村长叼了上去……

我想,可能这就是我跟它缘分开始的地方。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我问男友,要不要在土堆上做点标记,我怕以后找不到它。他说不用,我们应该不会再来。我木木地起身要走,回头见他捡了几块石头压在坟上。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救治野生小赤狐

化雪的夜晚,异常寒冷。我们用一块旧毛毯,裹住臭臭的尸体,骑车到了附近的公园。兜转了差不多半小时,选了一块靠近马路的松柏绿化带。

有三周时间,莎拉每天回来吃一个我们为它预备的鸡蛋。在这三周里,它把手套和骨头一一拿走。突然有一天,我们在笼内发现一只刚咬死不久的松鸡。安妮扭过头来对我说:“妈妈,它行啦!”又一天晚上,莎拉又搬走了地毯。我们知道:尽管它就住在附近,可这将是它最后一次到笼里来了。

我其实很沮丧,一方面,我还没有克服内心对狗的恐惧,哪怕是只有两三个月大,没有任何威胁的小奶狗。另一方面,我想到每天要花不少时间来照料它,它可能会掉毛,可能会随地拉屎撒尿,可能会到处抓咬,可能会生病花钱等等。想想都要抓狂。

马克脱下外衣,轻轻将小赤狐罩住,我动手将它的断腿从夹子里取出。我担心它会扭过头来咬我,可是,在马克的大衣下它并不反抗。它又疼又怕,一双黄色的眼睛闪闪放光,一眨不眨地盯着我们。回家的路上,安妮一直小心谨慎地抱着它,我们给它取名莎拉。

男友像个孩子得到宝贝似得,穿着新买的毛衣,趴在地板上,向这只小狗讨好献媚。后来,干脆躺在地板上,让小狗踩在他的身上。

我是兽医助理,学过动物饲养。当我们把莎拉带到厨房时,一只冻坏双脚、正用吊带吊挂在笼子里的猫头鹰打量着新来者;另一只折断了一边翅膀的秃鹰紧紧倚在沙发的靠背上,密切注视着我们;还有一只笼装的貂,当我们发现时它几乎要被冻死,此刻从网孔中伸出鼻子深嗅着;我们的家猫则体毛直竖,十分警惕。

去看它的时候,它颤颤巍巍地,想站却站不起来。深陷的眼窝泛着红红的血丝,周围散发着难闻的气味。我伸手抱它的时候,它轻的就像一片羽毛。我问医生,为什么它变得这么轻?医生说这是脱水的表现,已经到了细小末期。

如此五个晚上,莎拉都是在门前返来复去。到了第六个晚上,莎拉依然在门前返来复去的。“走吧,”最不愿意莎拉离开的安妮也红着泪眼说,“走吧,莎拉!你一定能行!”这时,我们的莎拉终于壮起胆子走了出去,雪地上印出一串三只脚的脚印,消失在树林里。

11月28日,医院一早通知我们去接臭臭。我们睡衣都没换,骑车到了宠物医院。它已经完全没了力气,瘫倒在笼子里,眼睛木然地注视着前方,小声地呜咽着。我能感觉到它的痛苦。

不久,笼子似乎成为它的房间,在那儿它清理自己的皮毛,把食物藏到地毯下面。它俨然把那块粉红地毯当成自己的财产,有时会自己抱着地毯到炉火边去睡,这时我们看到的只有粉红的一团。

可是臭臭,小的更不像话。它的身体蜷成一团,轻飘飘的。感觉就像是一块面包,被五指捏成一小块。我们将臭臭生前喜爱的小物件和小零食,也一同埋葬在洞穴。

过了几天,莎拉终于站立起来。它的笼门我们从没关上,但它只是到处打量打量,并不想出来走动。可一天夜里,我一觉醒来,分明听到它轻柔地走在我们卧室的地板上,接着便感觉到一只冰冷的鼻子在我手上摩挲,然后我听到它走过大厅,到孩子们的房间去了。

犬细小主要感染犬,尤其幼犬,传染性极强,死亡率也高。以冬,春多发。饲养管理条件骤变,长途运输,寒冷,拥挤都可能引起病发。初期精神沉郁,厌食,偶见发热,软便或轻微呕吐,随后发展成为频繁呕吐和剧烈腹泻。从病初症状轻微到严重一般不超过2天,整个病程一般不超过一周。

莎拉现在能自如地四处走动了,要是我们靠它太近,它就一溜烟跑开。它最喜爱的玩具是安妮的一只旧手套。它先朝目标偷偷靠近,然后突然猛扑过去,抓起它扔到空中,再接住。

11月25日,小雪飘了一天。下班后,我赶到那家宠物医院。这是我第一次来宠物医院,一个个的小笼子上挂着输液,里面铺着方形的电热毯和一次性的垫被,跟人的医院差不多。臭臭站在笼子里,瑟瑟发抖。医生说它太小了,还不认识主人。我忐忑地,双手环住它的肚子,把它“捧”出来,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我很害怕,在心里默念了一万遍“别怕”。它还是在发抖,我一遍遍抚摸它的头和身躯,希望它能坚强。

“小宝贝,别怕,你的腿断了。”安妮说,“让我们来帮助你!”

男友用准备好的铲刀,费力地挖土坑。铲刀买小了,树根边的土块硬。我们轮流铲土,额头上渗出了汗。最终的成品,只能勉强算是个小小的洞穴。

马克坐在桌上牢牢钳住莎拉的头,我准备把它的断腿接上。我们的三个孩子也围过来,“它是一位小公主哩。”五岁的卡尔惊讶着。“千万不要弄疼它。”七岁的安娜轻声说。“莎拉,别怕,你能行!”九岁的安妮抚摸着莎拉金黄色的头身。

那天,我一直陪着它,直到医院关门。

现在它在家里待不住了,不安情绪与日俱增,晚上它在屋子里踱来踱去,不时望着窗外。

他一直都特别想养狗,每次见到别人遛狗,总要上前逗玩,眼中抑制不住的喜爱。而我从小就怕狗,被土狗和小吉娃娃都追咬过,有了童年阴影。只要有狗在身边经过,总要尖叫着大步跑开。因此,男友也从未在我面前提起过养狗的事。

六月,我们得举家迁徙。临走的那天,莎拉来到古道旁坐下,朝我们观望。它一身夏天的皮毛,看上去挺健康。“莎拉,你真棒!”安妮高兴地抚摸着它。我停住车最后一次向它道别,“莎拉,你要多保重!”莎拉“嗽嗽”两声以示回应,眼眶湿润。这时,莎拉突然立起全身,右前爪向安妮摆了摆,然后转身疾奔而去。

这个世界上的发生的事,大多是机缘巧合。

全家悲喜交集,马克和我赶快把笼子抬到外面——怕万一它晚上要回来。安妮和安娜搬来莎拉的粉红毛毯,还拿来几块骨头、一些食物和那只它最爱玩的手套。第二天早晨,我们迫不及待地出来察看:食物吃了一半,余下的藏在地毯下面,雪地上分明印着莎拉三只脚的脚印。

11月21日,臭臭来家里的第二天。我尝试着去接近它,它胆子很小,窝在狗笼的角落。我害怕地不敢触碰它,而它害怕地不敢走动。我们就各自留在原地,小心地观察对方。晚上,我翻出旧的毛毯,按照狗笼的大小裁剪出一块。让男友铺在臭臭的窝里。

这是前年的事了,当时我们家还住在离威克洛市不远处的农场。在这个宁静的乡间,有条伐木古道,野生动物很多。一个冬天的晚上,我和丈夫马克、大女儿安妮到户外散步时,突然听到有隐隐约约的叫声。

11月24日,下雪了,男友调假在家休息。前一晚我们用喝饮料剩下的饮料瓶,做了两个简易的取暖设备,塞在毛毯下,午夜替换过两次热水。当天下午,我收到男友的微信,他说臭臭有些腹泻,排泄物灰白的,口里还吐着白沫。一开始我以为臭臭只是着凉了。男友带着臭臭去了附近的宠物医院,医生说可能是犬细小,需要留院观察。

一只幼小的赤狐,在雪地里呈现出秋天红枫叶的颜色,在被人非法设置的陷阱中挣扎。看见我们走近,小赤狐恐惧地拱起背脊,迅速向空中一跃,却重重地摔在地上动弹不得。

The END

然而,手术两天之后的一个早上,我们发现事情糟了。晚上莎拉趁安妮睡着时,发疯似的想要把腿上夹板咬掉。结果一根断骨卡在笼子底部动弹不得。马克检查后说:“再也无法修复,只能做手术了。”马克和我一阵忙碌,麻利地把它的断腿锯掉。直到第二天凌晨,莎拉才慢慢苏醒。我拿来毛巾,浸泡了冷水往它嘴里挤,马克和我轮流在它身边照看。第二天,安妮和安娜、卡尔都一整天守在莎拉旁边,只有吃饭、上厕所时才离开一下。

By 四两-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如有雷同,欢迎分享。

马克把棉球在乙醚中浸泡一下,用来作麻醉药。我尽可能把断骨接得吻合如初。手术之后过了好几个小时,莎拉的眼睛才动了动,张开了。“妈妈,让我来护理莎拉吧!”说着安妮双手捧着笼子与莎拉进了自己的房间。第二天早上,莎拉侧身卧在一块粉红色毛茸茸的毛毯上,呼吸均匀。

-5-

不知不觉八个星期过去了,离动物繁殖季节只差几个月,莎拉需要去寻找自己的配偶,需要拥有自己的家。但是,把它放归旷野之前,我和马克必须弄清楚它能否捕捉猎物。

11月23日,臭臭还是不吃东西,我们很着急。天气预报说这两天会下雪,温度也开始骤降。男友把卧室空调打开,我们坐在地上,看着臭臭好奇地在卧室走动。好几次,它都走向了我。我吓得不敢动弹,它用鼻子嗅了好长时间。最后,竟然把脑袋搭在我的膝盖上,缓缓躺了下来。我心里莫名地感动,伸手第一次触碰它。它用小小的脑袋,在我手心蹭来蹭去,很享受的样子。

一天晚上,马克把一只鸡放到厨房当牺牲品,并与安妮说好不要提示它。可莎拉连一动也不动,我满心失望地上床睡觉去了。可是第二天早晨,我们发现莎拉躺在笼内,地毯下面有一堆吃剩的鸡骨头。

11月29日,我们通知臭臭的前主人。我内心很愧疚,没能照顾好它。这对年轻的夫妇,出乎意外地向我们道歉,说臭臭其实不是他们邻居家蝴蝶犬下的小崽,而是在贩卖市场买回来的。而且,买回来时就有点细小的症状了。他们不忍心扔掉,也不想花钱去治疗,况且也很难治愈。

安妮很惋惜地说:“看来,我再也没有借口留住它了。”一天晚上,我们发现莎拉用脚爪拍打房门,并用鼻子从门缝里嗅吸外面的空气。我们知道莎拉该走了。慢慢地,我把房门打开,可是,莎拉来到门口,又折了回来。

一个半月后,听一位朋友的朋友介绍,有对夫妇因为计划要孩子,打算将家里的串串送给别人。男友立刻联系了他们,表达了想领养这只串串的意愿。

手机版乐白家网址 1

医生说,对不起,我们尽力了。我不死心,问臭臭还有好转的可能吗?医生看着我,说:它应该撑不过今晚了,你们带它回家吧。我的眼泪刹那间夺眶而出,接着是努力忍,却怎么也忍不住的大声抽噎,我看着它,不断地重复一句话:它还那么小。

-4-

-3-

-6-

-7-

11月27日,下大雪。男友过生日,因为下午还要去照顾臭臭,我们就选了附近的一家新开的重庆火锅店吃中饭。臭臭病情的好转,让我们心情都轻松了不少。两个人,团购了一份3-4人餐。平时,我们都很少吃辣,那天竟顺着店员的推荐,点了麻辣的全锅底。我将涮的第一片肥牛,塞到他的嘴里试味道。他吃到的瞬间,脸憋到红,急灌可乐,大呼“辣死了”。我看着笑出泪。

11月22日,臭臭在地板上撒了一泡尿。我一边用卫生纸擦尿,一边用眼睛瞪它。男友说,因为狗笼里有它的饭盆,所以臭臭不会在狗窝里撒尿。还抚摸它的额头,称赞说“good girl”(臭臭是一只小母狗)。

如果说,这个世上有“最不会吵架奖”,我一定会颁给我的男友。在我情绪失控后,他给了我一小段独处和冷静的时间。随后,抱着小狗进来卧室,戳了戳我的后背,说:我们一起给这只串串起个名字吧?我趴在床上,没好气地说:哼,这么脏,叫他臭臭!


11月26日,医生发短信说臭臭精神好一些了,感觉状态还不错。我很开心,下班去看它,它用手挠笼子的门。我把它抱出来,放在腿上。它摸起来软软的,也没那么抖了。

11月20日夜晚,男友骑着电瓶车,胯下夹着巨大的狗笼,绕过半个H城,将这只串串带回家。那晚,我加班很晚才回到家。

电话那头,他们说了好几遍的“对不起”,才挂掉电话。

国庆回家时,听说一个朋友养了只金毛。他兴奋地告诉我,你知道吗?金毛在所有犬类中智商排第四。特别聪明,有耐心,还很容易养,最重要的是乖巧。他双手背在脑后,倚靠在沙发上,满眼的欣羡。我看着他,默默地说了句:我们领养一只吧。

-2-

“它洗澡了吗?就放在身上?衣服都要给勾坏了,你给我起来!”我站在远处看着,终于忍不住叫喊,“以后养狗遛狗你一个人包,别来烦我!”说完就摔门进了卧室。

当时,我内心所有情绪的盒子都被打翻了,不知道该表现哪一种适当的表情。

跟男友同居三年了,打算今年年底订婚。

手机版乐白家网址 2

这些都是我当天在网上查到的内容。

-1-

臭臭死了。在这之前,我们已经买好了铲刀。

那一刻,我说不出“没关系”。呆呆地靠在沙发上,看着茶几上的日历。它在11月29日的下面,标注着一年里最寒冷的月份——“冬月”。

我们的臭臭

接到医生的电话时,我们辣的鼻涕眼泪都还没擦。医生说,臭臭今天出现剧烈的腹泻,有便血,并且伴随着频繁的呕吐。而这些都是恶化的表现,让我们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臭臭之前的主人,也就那对年轻的夫妇,将臭臭的狗笼、饲料和饭盆,连同臭臭一起送给了我们。男友打电话表示感激,对方说小狗已经打过疫苗,让我们可以放心。男友说,我们给小狗起了名字,叫臭臭。对方在电话里,很激动,说它之前就叫臭臭。

本文由手机版乐白家网址发布于古代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救治野生小赤狐

上一篇:手机版乐白家网址:美国23岁大学生当选城市财务 下一篇:阿拉法特遗孀,不排除其他中毒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