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四载志愿救助珍稀动物,执着坚守荒岛35年
分类:古代历史

新华社哈尔滨8月26日电 黑龙江省大庆市林甸县的野生动物保护人士25日在扎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放飞一只受过救助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东方白鹳。

初秋的扎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芦苇丛在微风吹拂下沙沙作响。一群丹顶鹤在天空中盘旋,做南迁的准备。鹤群下,一辆孤单的汽车在公路上缓缓行驶,那是“鸟叔”付建国驾驶一辆快要报废的二手车例行巡护来了。
作为黑龙江省大庆市林甸县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秘书长,付建国的日常工作就是保护和救助丹顶鹤、东方白鹳等野生动物。
林甸县地处扎龙湿地,是世界鸟类迁徙的重要通道和驿站,丹顶鹤、东方白鹳等190余种珍禽时常出现。
付建国告诉记者,他从小就生长在林甸县。他说:“小时候家里就是‘动物园’,父亲退休前也在当地负责野生动物保护工作,为动物园代养野生动物,尤以鹤类居多,每年都有几十只送到家里代养,我每天最喜欢的事就是蹲在地上,观察它们。”
1984年,一家野生动物研究所到林甸县做丹顶鹤课题研究,22岁的付建国担任向导,从此开启了他的野生动物保护生涯。
2014年冬季,湿地水域封冻,付建国在湿地里深一脚浅一脚例行巡护。突然他看到一个捕鸟夹隐藏在雪中,就急匆匆冲过去想要摘掉夹子,一不小心掉进隐藏的冰洞里,瞬间全身被冰水浸透。他一边向同伴呼救,一边拼尽全力从水中爬上来,打湿的棉衣裤在寒风中不一会儿冻成了硬壳。四五天后,他又在一次野外作业中从车顶摔下来休克昏迷,被送往医院后一个多小时才渐渐苏醒。
付建国说,在三十多年的野生动物保护工作中,他遭遇无数艰难险阻,印象最深的一次跟猎枪有关。
“有人拿枪顶着我的头,让我不要继续追查。”付建国说,那次他们接到群众举报,称发现有人拿枪打猎,于是他和当地林业公安的干警迅速赶到现场。付建国等人正要上前扣押枪支时,一名狩猎者掏出手枪,对准他的头部,让他不要继续追查,“但邪不压正,我始终没有怕过。”
遭受恐吓、与盗猎者发生肢体冲突……付建国说,他也曾有过放弃的念头,可是一看到丹顶鹤、东方白鹳、大鸨等动物的身影,就将所有畏缩都抛到脑后了。
几十年来,付建国和他的志愿者团队救助丹顶鹤、东方白鹳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数百只,几乎每天都能接到来自全国各地动物救助者的求助电话。
近年来,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步伐逐渐加快,各地民间环保组织和环保志愿者队伍也快速壮大,成为推动环境保护事业发展的重要力量。(记者 王凯)

龙头新闻记者 邓明娟

——“走进龙江大湿地”系列报道之五

  中国绿色时报8月8日报道(记者:梅青  牟景君  通讯员:康铁东)  占地划界、开展保护、科研攻关,这是记者眼中的湿地保护区建设发展的三部曲。由于资金限制等原因,多数保护区已进入了第二部。在鸟类、环境监测以及湿地相关研究的第三部曲中,有些还刚刚起步,有些还未列项。
  但令人欣喜的是,兴凯湖、扎龙等自然保护区以超前的行动,在湿地监测和拯救濒危鸟类的专题研究方面走在了前列,取得突破性成果,吸引了世界的关注。
  “兴凯湖”,坐在家中可见鸟儿繁殖全程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你绝对不会相信眼前所见竟是远离人群、对环境要求苛刻的国际濒危鸟类东方白鹳的“现场直播”:在四五米高树冠上的一个大巢中,一只大鸟飞来,为两只体型已近成体的幼鸟喂食,时间已近黄昏,之后,大鸟时而梳理着羽毛,时而闭眼昏睡……
  “这是今年初投资3万多元专门为研究东方白鹳而固定设置的远程监控系统,我们设想将这视频同步上传至即将完工的兴凯湖大桥上的电子大屏幕上,让往来的游客都能观看到无人区湿地的情况,以唤起人们保护湿地及鸟类的爱心。”兴凯湖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科技科科长刘化金骄傲地告诉记者,“这项研究,我们走在了全国的前列。”
  东方白鹳属于大型涉禽,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据估算,全世界目前仅存3000只左右。该物种繁衍对生态条件要求苛刻,在不少国家和地区难觅其踪。
  为了使野生东方白鹳数量快速增加,从2008年开始,国际重要湿地——兴凯湖自然保护区利用人工筑巢方式招引东方白鹳,先后扎巢100个,成功引入44对。调查人员监测表明,目前,保护区东方白鹳的种群数量已达到历史最高水平,约有两三百只;繁殖种群数量达96只,成为中国最大的野生东方白鹳繁殖基地。
  兴凯湖保护区有着雄厚的科研基础,他们已连续10年开展了鸟类监测工作,积累了大量的珍贵数据。监测表明,保护区迁徙鸟类由原来的183种增至268种。野生丹顶鹤也呈不断上升趋势,现已成为全国第二大野生丹顶鹤繁殖地,保护区内的野生丹顶鹤种群数量已达120只。
  兴凯湖还将保护研究延伸至国外,针对中俄共有兴凯湖大湿地的现实,中俄积极合作,将对兴凯湖保护区中方区域丹顶鹤等大型珍禽进行联合调查,在俄方区域开展猛禽类调查,编制中俄兴凯湖跨界保护区中长期合作计划,编制出版兴凯湖流域动植物名录,开展鸟类迁徙联合调查等。
  “扎龙”:野化扩充丹顶鹤种群数量   国家重要湿地——扎龙自然保护区近5年的丹顶鹤繁殖期野外调查统计结果显示,扎龙湿地的野生丹顶鹤数量在300只左右,约占世界迁徙野生丹顶鹤总数的25%。如今,只有中国、日本、朝鲜、俄罗斯等少数国家和地区生存着为数不多的野生丹顶鹤。
  丹顶鹤,是世界珍贵鸟类,我国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促进野生丹顶鹤种群数量的增长是我们着力研究的课题。”扎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王文锋说,通过人工饲养繁育丹顶鹤,并就地野化,增加野生种群数量,是保护和挽救这一濒危物种的有效途径之一。
  扎龙自然保护区早已成为中国最重要的丹顶鹤饲养、繁育及就地野化研究基地,拥有世界上最大的人工饲养丹顶鹤种群。从1979年建区起,他们便开始了人工饲养繁育丹顶鹤的工作,并逐渐形成散养种群,30多年人工繁殖丹顶鹤超过800只。经DNA检测,人工繁殖的丹顶鹤基因与野生丹顶鹤没有什么差异。
  扎龙自然保护区采取了两种方式开展人工饲养丹顶鹤就地野化工作。
  一是散养。每年的4月到6月,当人工饲养的丹顶鹤达到性成熟时,经过择偶,形成繁殖对后,保护区将它们放生野外,让其自由生活。当冬季来临时,这些鸟不会迁徙而是滞留当地过冬。白天,饲养员给这些鹤投喂玉米和小鱼;夜晚,它们回到苇塘去过夜。翌年春天,他们在野外繁殖时,不再带养头年繁育的雏鹤,而是将其叼走,让雏鹤独立生活。这些雏鹤从此与野生不繁殖的鹤一起生活,到秋季迁徙季节时一同飞往南方,从而顺利地完成野化过程。目前,保护区散养繁殖种鹤累计已达12对,每年新繁殖成活的散养雏鹤在30只以上。
  另一种野化方式是“放飞逃逸”。为使丹顶鹤能够顺利实现野化,让它们个个保持比较强的飞翔能力,保护区从雏鹤学习飞行开始每天都对其进行放飞训练,一个年龄段组成一个放飞群体,目前已有5个组群、共163只。这一放飞训练活动对游客开放,已形成保护区最著名的旅游品牌,每年吸引慕名前来观看者15万人左右。
  据王文锋副局长介绍,今后,保护区还将进一步重点研究散养种群与野生种群之间的关系。要考虑散养丹顶鹤占领巢区是否影响野生丹顶鹤的繁殖等。
  据介绍,黑龙江省许多湿地自然保护区都与科研机构、大专院校广泛开展了不同层次的合作研究。黑龙江省还与全球环境基金、世界自然基金会、亚洲开发银行等国际组织开展项目合作。通过购置专项设备,组织专业培训,聘请国内外专家帮助进行专项研究,提高了机构能力和管理水平,推动了湿地保护工作的快速发展。三江保护区还加入了“东北亚国际雁鸭类保护网络”,兴凯湖、三江、扎龙保护区还加入了东北亚国际鹤类保护网络,为国际共同保护湿地鸟类作出贡献。

据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志愿者委员会常务委员付建国介绍,这只东方白鹳是8月14日在黑龙江省绥化市庆安县近郊一个造纸厂内被发现的。工厂负责人和员工马上在厂内一处草丛上为其搭建了两处棚子,并安排专人每天采购小鱼为这只东方白鹳提供食物。

图片 1

22日,付建国带领三名志愿者来到庆安县,现场察看了东方白鹳的身体状况,并进行了测量、登记,最后将其放入箱中,运至林甸县一处废弃民居内临时看护。

大庆林甸县是扎龙湿地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世界鸟类迁徙的重要通道和驿站,丹顶鹤、大鸨、东方白鹳、灰鹤等数百余种珍禽异鸟时常出现于此。

经过两天的休整,这只东方白鹳终于在25日迎来了它“回家”的日子。

眼下,正是候鸟从南方迁徙归来的时段,所以,58岁的大庆市野生动物保护者付建国十分忙碌。35年来,在湿地守护鸟类,成了他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今,在他的带动下,广袤的扎龙湿地拥有了一支护鸟队,就像电影《可可西里》中的主人公日泰一样,不惜生命去守护这些人类的伙伴。

25日,记者跟随付建国来到东方白鹳的临时救助点,付建国和志愿者一起为其绑上跟踪器并安装了环志环。随后按照GPS定位的其他东方白鹳种群位置,驱车40公里来到位于扎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林甸县育苇场附近将其放生。

为保护丹顶鹤

记者在放飞现场看到,不远处便可见到其他野生东方白鹳在天空中飞翔。放飞的东方白鹳在保护区湿地内刚开始还没有飞走,等待一会儿后便开始尝试短距离飞行。为了不影响其放飞,志愿者们悄悄离开现场。

与持枪男子周旋近40分钟

据了解,东方白鹳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世界濒危物种。目前,世界仅有东方白鹳野生种群不到3000只。

付建国喜欢鸟、保护鸟,和家庭熏陶密不可分。付建国说:“以前,他父亲在大庆林甸林业局林业科负责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父亲热爱自然,喜欢动物,那时候,经常为动物园代养野生动物,尤其以鹤类居多。”家里的鹤多了,付建国自然而然和这些可爱的小精灵成为“朋友”,对丹顶鹤的适居环境和生活习性有了了解。上大学,付建国进修了保护野生动物的知识,1984年毕业后,成为林甸县林业局湿地与野生动物保护站的一名普通员工,开始了真正的野生动物保护工作。

从林甸出发,有一条通向湿地深处的土路,春夏如果雨水多,路就会被淹没,护鸟、出行,都要靠划船;冬天,湿地封冻,土路颠簸,巡视时,付建国开着四处漏风的微型车,更喜欢走冰面。一旦遇到打鸟、捡蛋、下网、放夹子、拿笼子的行为,见到有鸟的安全受到威胁,他就忘了自己的安危。2014年10月,付建国在湿地巡护中发现,一个男子正在非法持枪狩猎。由于没有执法权,他只能苦口婆心劝其放下猎枪,但那男子根本不听。担心丹顶鹤受到伤害,付建国不得不与持枪男子周旋了将近40分钟,最后林业公安干警赶到现场,这名男子因涉嫌非法持枪被拘留。

尽管这件事过去了多年,但付建国回想起来,仍心有余悸。“那男子用的双筒猎枪,有一颗子弹已经打响了,还有一颗在枪膛里。如果当时他开了枪,我或许就倒在血泊中了。我走了,湿地里的这些鸟儿可咋整? ”付建国说。

近年来,有的人为了娱乐,玩起了弹弓,专门用弹弓射鸟。付建国说,这几年,平均每年能救助80多只鸟,有一多半都是被弹弓打伤的。“前两年,一只秃鹫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当地放羊的老百姓找到了我,经过验伤,发现秃鹫的翅膀被弹弓打伤,我为它包扎,饲养几天后,放飞了。”

图片 2

住荒岛35年

为给金雕提供食物养400多只鸡

松鹤岛是林甸湿地中的一个救助点,这里四面环水,苇荡漫漫,没有人家,只有为保护野生动物建起来的一栋平房。1984年付建国上岛护鸟,至今已经在这里住了35年,这期间,他共救助丹顶鹤、白鹤、白头鹤、东方白鹳、大鸨、金雕等国家一级二级保护鸟类三百多只。

岛上现在养了两只雕,其中一只金雕已经被救助了19年。2000年,金雕幼鸟时期,巢遭遇雷雨而倾覆,付建国就把金雕抱到救助点,为了给金雕提供丰富的营养,专门养了四百多只鸡,金雕一周就能吃两三只鸡。“小金雕长大了一些,我就试图将它送到野外放飞,第一次飞了27天,因为缺少野外生存捕食能力,被饿得奄奄一息,被发现后,我只得将其带回来。”后来,付建国也试图几次放飞金雕,但金雕根本不知道到哪里落,便落入了水中,差点儿被淹死,眼见这危急情况,付建国第一时间跳下水救回金雕。这里的另一只雕是草原雕,受伤后被救治好,至今已经三年了,几次放飞,草原雕却不愿意走,经常站在地上看门。“每次见到我就像见到亲人一样,往我身上落,和我可亲了。” 付建国说。

图片 3

大火中救出两枚鸟蛋

出生后的丹顶鹤飞到车前翩翩起舞

21万公顷的黑龙江扎龙湿地,其核心区大部分位于林甸县境内。扎龙湿地有200多种鸟类,其中国家一级保护鸟类8种,二级保护鸟类30多种。付建国告诉记者,我国共有9种鹤类,其中黑龙江省有7种,包括丹顶鹤、白鹤、白头鹤、白枕鹤、灰鹤、蓑羽鹤和沙丘鹤。在这些鹤类中,他尤其偏爱丹顶鹤,“它们是鹤类中最高贵的,有灵性、有感情。丹顶鹤母亲丢了鸟蛋,会发出非常凄厉的叫声,让人听起来非常痛心。”

2004年春天,付建国接到林甸湿地一位渔民的电话,“湿地着火了,你赶紧过来吧。”当时,正值丹顶鹤繁殖季节,心急如焚的他火速赶到现场后发现,熊熊烈火已经蔓延到一个丹顶鹤鹤窝了。他不顾众人劝说,连忙走到鹤窝,救出两个蛋。经过孵化后,两只丹顶鹤顺利出生。从2004年到2013年的9年间里,这两只丹顶鹤一直生活在湿地中,也与付建国结下深厚的感情。鹤窝离救助站很近,每次付建国驱车到救助站,离站点有一两公里的时候,两只丹顶鹤就飞到他车前,把车“拦住”,翩翩起舞。

一个人变成一支队伍

“不让这些鸟灭绝在我们手中”

如今,付建国从一个人变成了一支队伍。2007年,在他的推动下,大庆市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成立,现在已经有近百名志愿者。12年来,志愿者们自发组织巡护活动,每年3月份以后候鸟北飞的季节,志愿者们凌晨4点就骑着摩托车或者开车在湿地巡护,每天行程达上百公里。

47岁的志愿者于先生是位摄影爱好者,尤其爱好拍摄自然风光和鸟类。7年前,因为爱鸟,他也加入大庆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成为鸟类的守护者。“现在,付老师是一种威慑力,湿地里捕鸟的人越来越少了。”

在付建国的号召下,他们也成立了野生动物庇护所,为野生动物提供避风港。饲养员杨生华说,庇护所成立后,付建国都是自掏腰包维持运行,“这几年他已花费了十多万元。”

随着国家加大对非法捕鸟者的打击,林甸当地公开吃野味的已难觅踪影。“遇到非法捕鸟、吃鸟的,电话打出去,警察马上就能快速出警。”这让付建国甚感欣慰。他说,护鸟是一辈子的事,爱鸟护鸟也是大家的事。他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加入到护鸟队伍中。谈到梦想,付建国说,“希望能看到野生的鹤类,尤其是丹顶鹤的种群数量有所恢复,不让这些鸟灭绝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

本版图片由张澍提供

本文由手机版乐白家网址发布于古代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三十四载志愿救助珍稀动物,执着坚守荒岛35年

上一篇:广西美丽乡村建设助力乡村振兴纪实,美丽乡村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