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乐白家网址:19种中药随援塞抗埃医疗队出
分类:古代历史

与传染病战斗的27年来,王新华曾先后荣膺首都“十大白衣天使”、“巾帼建功标兵”、“爱军精武标兵”等荣誉称号,荣立三等功2次,并在2015年荣获第45届南丁格尔奖章。她用心诠释着“南丁格尔”精神,向世界展现了新时代中国军人、中国护士的风采。

42岁的护士长王新华带着6名护士开始查房。302医院是解放军唯一的传染病医院,妇产中心收治的大多是肝病等传染病患者。在一名待产的孕妇床前,她弯腰仔细检查了体征,一切正常。“别着急,输完液下床活动活动啊!”她的语调上扬,眼睛弯成了一条缝,隔着口罩也能感觉到亲切。

医疗队由解放军第302医院抽组共43名队员,包括感染性疾病、重症医学、疾病预防、中西医结合及临床检验等专业,大多参加过抗震救灾、抗击非典、防控甲流以及赴海地、巴基斯坦、菲律宾等国执行救援任务。

——穿着密不透风、不露一丝肌肤的防护服进入病房,时间长了极易脱水、窒息、昏迷,按规定,每次进病房只能停留2个小时。但每当遇到婴儿、孕妇、老人等生活不能自理的特殊病患,常常需要连续工作3个多小时,连首席专家毛青都曾带头“违规”。

2014年,西非爆发了严重的埃博拉出血热疫情。解放军第302医院妇产科护士长王新华作为我国首批援塞医疗队成员,紧急奔赴塞拉利昂。面对致死率高达50%-90%的埃博拉病毒,王新华毫不畏惧地进入一线负责消毒保障。她每天背负着几十斤重的消杀器具,进入病区喷洒消毒液,对工作人员缓冲间内的垃圾进行清理,对防护用品进行消毒和清洗。

“我可能没有天天近距离接触患者,但每天处理的都是高传染性的东西,极微量的病毒都是致命的。”王新华平静地告诉记者。

此次医疗队加大了中医药参与援塞医疗的内容,携带了金银花、板蓝根、连翘、枸杞子、菊花等中药饮片及配方颗粒共计19个品种,还携带了500个具有预防流感等传染病、驱秽作用的中药香囊。

这是书写在解放军军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中国军队卫勤力量首次成建制独立遂行海外重大疫情防护任务,为世界有效控制埃博拉作出突出贡献。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上,王新华与队友并肩作战60个日日夜夜,收治了近300名埃博拉留观患者,挽救了100多人的生命,实现了中塞医护人员“零感染”。

手机版乐白家网址 1

1月14日凌晨,解放军第三批援塞医疗队部分队员出发,赴塞拉利昂疫区一线抗击埃博拉。接下来的2个月,他们将接替第二批援塞医疗队,执行埃博拉疫情防治任务。

测量体温、按时喂药、及时补充水分、实时掌握病情变化……黄顺带领她的护理团队,精心照顾雅尤玛。作为母亲,黄顺有着丰富的育儿经验,每次给雅尤玛喂水,细心的她总是用手腕先试好水温。

2009年,“甲流”肆虐全球,王新华在“甲流”病房一干就是三个月。每天重复着同样的工作:测量体温、抽血输液、留取标本、消毒,为患者讲解疾病知识,用话语消除患者的焦虑和恐惧。后来,20多位“甲流”患者最终全部康复出院。

慢慢地,雅尤玛的身体有了起色,一天比一天好。“后来这小孩儿就康复出院了,大家都特别高兴!”

前两批医疗队援塞期间,探索总结出科学有效的防护诊治方法,实现了医务人员自身“零感染”和住院患者“零交叉感染”,受到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中国中医药报)

雅尤玛是个9岁女孩,她刚刚失去相依为命的母亲,又被病魔推到死亡线上。3天没有进食了,高烧、呕吐、腹泻、牙龈出血、大小便失禁……死神随时可能把她掠走,她虚弱无力地蜷缩在病床上,一双无助的大眼睛时而睁开时而紧闭。第302医院重症监护中心内科护士长、第二批援塞医疗队护理组组长黄顺,被这眼神深深地刺痛了。

作为全军唯一传染病医院的妇产科护士长,这次援塞经历并不是王新华参与的第一次抗击传染病的战斗。自1991年毕业来到解放军第302医院后,她要护理60种感染性疾病、39种法定传染病患者。从抗击“非典”,到抗震救灾、抗击“甲流”,每当有重大传染病疫情发生,王新华总是冲到疫情第一线。

这是她第一次零距离接触埃博拉,但“并没有感到多少紧张”。

10月3日,沈阳军区所属50余名医务人员接到命令,火速集结第三军医大学,和大学百余名医护人员组建中国军队首批援助利比里亚抗击埃博拉医疗队。

当时有位年轻女重症患者持续高烧,血管萎缩,很难扎针输液。王新华隔着手套也根本感觉不到血管在哪。情急之下,王新华决定摘掉手套为患者扎针。身边的同事比她还紧张:“这要是扎到手,就完了!”然而王新华沉着冷静地握住患者的手,用摘掉手套的手仔细寻找着血管,而后屏住呼吸一针下去,“一针见血”,抗病毒药物缓缓输入患者体内,女患者病情逐渐稳定。

一场全方位的培训随即展开。除了理论课,还有穿脱防护服的训练。口罩、防护服、手套、雨靴、隔离衣……11件防护用品,36道穿脱流程,每一个细节都决定生死。

在中国援利埃博拉诊疗中心,有3棵幼小的橄榄树,它是1月12日由解放军首批援利医疗队和3名获得新生的埃博拉患者一起种下的。

与“非典”激战106个日夜,经她护理的30多位重症“非典”患者,无一例死亡,最终全部康复出院。

此外,她还要负责“污染区”和“半污染区”的消毒工作。同事回忆说,她每天都要提着几十斤重的消毒液,喷洒到病区的每个角落。30多摄氏度的高温里,王新华被几层防护服包得严严实实,“等她消完毒摘口罩时,里面的汗像一汪水那样洒了出来”。

过硬本领创造“打胜仗、零感染”战绩

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发生地震。时间就是生命,王新华跟随医疗队奔赴灾区。在那些日子里,她顶着高温酷暑,在频发的余震中担负起了测量体温、抽血输液、留取标本、消毒等各种繁重工作,一干就是100多天。她与队友共同辐射保障了13万救灾部队中的8万官兵,确保了“大灾之后无大疫”。

埃博拉患者的典型症状是发热、恶心、呕吐。“病毒通过接触传播,体液、分泌物都是传染性极强的物质。”很快,病房里就出现了患者的呕吐物和排泄物,“有时候地上还有血”。与这些物质如影随形的,是50%——90%的死亡率。

这些医疗队队员们,都是军队机动卫勤力量骨干和尖兵,接受过严格系统的实战化训练演练,大多执行过抗击非典、抗震救灾、国际紧急救援和联合国维和等多样化军事任务,堪称应急应战卫勤保障的战斗队突击队。

2003年春天,解放军第302医院成为抗击“非典”疫情的主战场,王新华主动请缨到“非典” 病房。传染病患者极微量的血就会引起传染,而在她的工作中,每天都要为“非典”患者发药、抽血、打针、测体温、洗漱、喂饭、喂水、擦身、倒大小便,还要完成大量的消毒、保洁、清洗工作。

但是,这时王新华却接到了一个坏消息。她的母亲蔡桂红因为心脏病住院,需要动手术。

在西非大地,解放军卫勤力量接续奋战,仅用7天时间就将塞拉利昂一家小型综合医院改建成传染病专科医院,用一个月时间在利比里亚援建了一座设施设备一流、防控流程科学、拥有100张床位、总面积5400平方米的埃博拉诊疗中心,彰显了中国速度和中国标准。此后,根据防控形势任务需要,解放军连续抽组轮换医疗队赶赴疫区,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等机构的医务人员戮力同心,全面展开留观治疗、卫生防疫和基础培训等工作。

“我们是第一批真正进入塞拉利昂临床一线、与病人零接触的医疗队。”王新华说,出发时很多送行的同事流下了眼泪,因为“他们觉得我们就是敢死队”。

为了这一天,各支医疗队在国内早就摆开了“战场”。第302医院医务部副主任、第二批援塞医疗队队长陈昊阳说,出征前,他们在“模拟留观诊疗中心”里展开了实战化训练演练,队员们穿上厚重的防护服,在比照疫区营造出的30多摄氏度闷热环境下紧张工作,没几分钟就大汗淋漓,甚至产生窒息的感觉,每个人咬牙坚持着……

首批援塞医疗队服务期满,第二批医疗队员早已整装待发。王新华和同事们离开中塞友好医院时,留下了一本厚厚的工作手册。

“埃博拉病毒凶猛而恐怖,我们没有能力挽救每一个患者的生命,但可以竭心尽力、倾情相待,让他们即使到了另一个世界,也存留一丝丝温暖。”第302医院政治部主任、第三批援塞医疗队政委王锦秋的这番感悟,是全体医疗队队员的共同心声。

王新华去病房时,发现了一个9岁的小女孩儿,名叫雅尤玛,身体非常虚弱。自从母亲被埃博拉夺去生命,她就成了孤儿。“真的挺可怜,但孩子小,很懵懂,什么都不知道”。

为了预防自身感染,各支医疗队都制定了完善的规章制度。但为了挽救一个个极度痛苦、濒临死亡的患者,一些“违规”的事情还是不时发生。第三军医大学副校长、首批援利医疗队队长王云贵现在回忆起来,还不知道那些做法到底是对还是错,但当时就是那样做了。

“当时各方面压力真的很大,你没有深入一线,你体会不出那种感觉。”

奇迹出现了,雅尤玛的病情逐步得到缓解。然而,失去妈妈的痛苦,让她常常独自一人发呆。黄顺和医疗队的其他13位妈妈,给雅尤玛买来蛋糕、巧克力等零食,做一些幽默动作逗她开心,还把从国内带去的熊猫玩具送给雅尤玛。雅尤玛接过小熊猫,抱在胸前,爱不释手,第一次笑得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终于,她等来了母亲手术成功的消息。老人的手术很顺利,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四五天后可以打电话时,老人说的第一句话是:“孩子,我没事,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呀,千万别出事!”

至此,已有近500名“白衣战士”站在了援非抗埃的最前沿,半年多来累计收治接诊患者938例,确诊295例,治愈出院25例,阶段性实现了习近平主席提出的“打胜仗、零感染”目标。

随着越来越多的埃博拉患者进入医院,死亡开始不断降临到病房里。

2015年3月13日18时,北京首都机场,解放军第六批援助西非抗击埃博拉疫情医疗队飞向遥远的西非大陆。

60天过去了,由于出色的防控工作,双方工作人员无一感染,埃博拉病人也没有一例交叉感染。

作者 陶社兰 王艺杰 于乔冰

2014年9月16日,王新华作为我国首批援塞医疗队队员紧急奔赴塞拉利昂执行埃博拉疫情防治任务。在忙碌的间隙,她开始向记者讲述在塞拉利昂的生死60天。

打胜仗、零感染:解放军援非抗击埃博拉疫情纪实

医院的主体建筑是3栋白色的二层小楼,经走廊相连,呈“王”字形。要做到以上两点,第一步就要对医院的结构进行改造。

“说实话,接到命令后,我心里忐忑不安,面对从未接触过的埃博拉,不知道病毒来源,不知道发病机理,没有防治疫苗和药物,没有任何经验可供借鉴,而且病例数还在呈‘指数式’增长,我感觉是带领31个兄弟姐妹在黑夜里的悬崖边上探路,随时都有可能掉进万丈深渊。”李进对记者说。

查完房,她扫了一眼记者的手,说:“你的血管真好。”“好”的意思是说血管明显,扎针时很容易找到。“每次见人我都先看手,都成职业病了。”很快,记者就得知王新华有一项绝活,不管多“不好”的血管,她都能“一针见血”,人送绰号“王一针”。

中国政府迅即行动,先后向疫区国家提供了15批次、价值1.02亿元卫生物资和2600余万元其他保障物资的人道主义援助。随即,习主席和中央军委发出命令,解放军组建医疗队分赴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对疫魔展开生死狙击。

早晨6点,王新华去上班时,母亲的手术还没有做完。她不断告诉自己:“不能受任何影响,不能让同事们处在危险之中。”

——女性生理期很容易感染,工作之初,医疗队不安排处于生理期的女队员进病房,但工作越来越繁重、人手越来越紧张,渐渐地,再也没有人愿意享受这个“福利”。第三军医大学新桥医院护理部主任、医疗队护理部主任宋彩萍说:“在那种情况下,大家都忘了性别,人人都是冲锋陷阵的战士!”

“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千万别出事”

——体表有伤暴露于空气极易沾染病毒,医疗队曾严令不得带伤进入病区,52岁的沈阳军区总医院麻醉科主任护师陈红对此牢记于心。有一次,她的手指不小心擦伤了,恰巧所负责的病人出现紧急情况,正在值班的她立刻贴上创可贴、多戴了2层手套冲进病房处理……

8月份,这个医院有一位病人死于埃博拉,整座医院被迫关闭。“我们到的时候,这里已经荒废了,茅草长得很深,到处都是灰尘和垃圾。”

动若风发卫勤尖兵彰显中国速度

10月1日,这里将收治埃博拉患者。但眼下,王新华正在着手解决第二个难题:招募护士和保洁员,并对他们进行培训。

首批援塞医疗队回国已有4个多月时间,队长、第302医院副院长兼医务部主任李进仍记得去年9月初医院确定由他带领首批队伍出征时的心情。

到达塞拉利昂时已是当地时间凌晨3点。刚下飞机,医疗队就乘车赶往20公里以外的中塞友好医院,这里将是未来收治埃博拉患者的主战场。

2014年2月,新一轮埃博拉疫情在几内亚出现,短短数月席卷了塞拉利昂、利比里亚等国,是该病毒被发现以来最广泛、最复杂和最严重的一次大暴发。世界卫生组织8月宣布:疫情向美国、西班牙等国家蔓延,已构成“国际卫生紧急事件”,呼吁国际社会携手应对。

整个培训中,王新华用尽了招数。不仅当面示范,还录制视频、发放中英文对照资料、在各个区域张贴图标。很快,护士和保洁员都具备了个人防护和消毒隔离的全部能力。

倾情相待赢得非洲人民的生死友谊

万事俱备后,一场防控埃博拉的战役即将打响。

“检查诊治的每个环节,都一定要精细更精细,减少并发症的发生,最大限度维持病人的生命体征!”作为首批援利医疗队的首席专家,毛青每天组织专家组和临床医生对每名患者都进行个性化会诊,研究制定精细治疗方案,特别要求医护人员查房过程中发现问题必须立即处理、及时给药。

40名保洁员身着防护服,两小时进入病房一次,处理患者的呕吐物。王新华也会跟着一起进入,确保每一位保洁员按照规范工作。“我最担心的就是他们,生怕他们在哪个环节上有闪失。”说这话时,她的语气很柔软,眼中闪着忧虑。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他们觉得我们就是敢死队”

埃博拉属烈性传染病,病毒等级比非典还要高一级,目前尚无有效治疗药物及疫苗,这个难题把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传染科主任毛青折磨得茶饭不思、坐卧不宁。

“其实在来之前,妈妈已经有了心衰的迹象。”王新华回忆说,眼里噙着泪水。她清楚地记得,那是北京时间10月17日的上午8点,母亲被推进了手术室。当时正好是塞拉利昂的凌晨12点,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眼泪哗哗直流”。

9月12日,第302医院奉命组建援助塞拉利昂医疗队,这所全国最大、全军唯一的三级甲等传染病医院两小时便完成人员抽组,72小时完成方案制定和人员防护培训,并迅速筹措80余类、150余吨物资。9月16日,由31名传染病专家和护理人员组成的解放军首批援塞医疗队紧急出征。

“没有深入一线,你体会不出那种感觉”

就在前一天,诊疗中心传来好消息:3名患者血液检测埃博拉病毒连续2次均为阴性,根据世卫组织相关规定确定为治愈,这是解放军援非抗埃医疗队首批治愈的确诊患者。看到病人经过近20天的精心治疗,相继度过危险期和反复期,康复出院,队员们的眼眶都红了,这是他们向病魔宣战以来打赢的第一场大胜仗。

离别时,塞方的院长握着医疗队员的手问:“下一批医疗队也会像你们一样好吗?”王新华朝他用力地点了点头。

北京4月19日电 题:打胜仗、零感染:解放军援非抗击埃博拉疫情纪实

早晨8点,解放军第302医院妇产中心开始忙碌起来。胎心监测仪“咚咚”地响着,病房里不时传来婴儿嘹亮的啼哭声。护士推着婴儿车从走廊穿过,去新生儿室给小家伙们洗澡。

王新华“没有出事”。不仅如此,她的100多名中塞同事也全都平安无事。

7名埃博拉疑似病人从救护车里走了下来。其中一名女患者显得很虚弱,“走路晃晃悠悠”。王新华立刻迎了上去,搀扶着她,缓缓走进了“污染区”的大厅里。

这让王新华忧心忡忡,“不可控因素太多了”。她只好每周开会给这些塞方同事“宣教”,告诉他们尽量减少外出次数,每天监测体温,自己或家人出现症状要及时跟医院联系。

按照劣性传染病的防控要求,“王”字型建筑的三横分别被划为“污染区”、“半污染区”和“清洁区”。污染区是收治埃博拉患者的病房,半污染区供医务人员更换工作服,清洁区则是大家生活休息的地方。

在此前的疫情防控战中,塞拉利昂医务人员感染128名,死亡102名。面对这些一无所知的新手,王新华的压力可想而知。

10月1日,救护车鸣着警笛呼啸而至。

两条专用通道也被开辟出来,分别供患者和工作人员进出。不到一周,改造工作完成了。

防护组成员王新华和另外两名组员接到的任务是:确保双方工作人员零感染,埃博拉病人零交叉感染。

让她真正紧张的是,中塞100多名医务工作者会不会有人倒在防控埃博拉的路上。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每次大家进出“污染区”时,她都会在一旁监督防护服的穿脱是否规范。

保洁员清理出医疗垃圾后,防控组开始接手处理。王新华和两名同事穿着防护服,把垃圾轻轻地从垃圾桶里拎出来,小心地提到位于医院一角的焚烧点。

援塞期间,为医疗队工作场所消毒是王新华每天都要做的工作。

还有一个原因,让她不得不担心塞方人员:他们每天仍然正常上下班回家。当时的首都弗里敦并没有因为埃博拉的光顾显出寂寥的景象,相反,人们照常去集市、做礼拜,“根本看不出是疫区”。

每次进病房,王新华都会去看雅尤玛,带一些饼干和巧克力,陪陪她。“虽然语言不是很通,但你的微笑、你对她的关爱她也能感受到”。

她对新招聘的46名护士和40名保洁员做了一个调查,结果触目惊心:“他们几乎没有传染病的相关知识,对埃博拉更是知之甚少,个人防护的技能基本上没有。”

本文由手机版乐白家网址发布于古代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手机版乐白家网址:19种中药随援塞抗埃医疗队出

上一篇:手机版乐白家网址:国资委重磅改革计划已提前 下一篇:新研究称饮酒量不论多少都无益于健康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